支持沃草

​《兩岸服務業貿易協議》,簡稱「服貿協議」,在台灣、中國的「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架構下,簽訂於2013年6月13日,排序在投保協議(2012年8月9日簽署)之後,接下來依序有爭端解決協議、貨品貿易協議。目前爭端解決協議時程未定,需等待財團法人海峽交流基金會、海峽兩岸關係協會互設辦事處,因人道探視及豁免權等問題擱置鍾;貨品貿易協議的實質內容,則正在磋商中。

《兩岸服務業貿易協議》,簡稱「服貿協議」,被官方定調為「致力逐步減少、消除服務貿易的限制性措施,擴展廣度與深度,以及增進雙方在此領域的合作」。

服貿協議在台灣、中國的「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架構下,簽訂於2013年6月13日,排序在投保協議(2012年8月9日簽署)之後,接下來依序有爭端解決協議、貨品貿易協議。目前爭端解決協議時程未定,需等待財團法人海峽交流基金會、海峽兩岸關係協會互設辦事處,因人道探視及豁免權等問題擱置鍾;貨品貿易協議的實質內容,則正在磋商中。

服務貿易協議內容

服貿協議載明雙方相互開放服務業市場之內容,詳情可參閱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服務貿易特定承諾表關於服務提供者的具體規定 全文。

中國對台灣開放80個服務業項目,可執行地區限於福建、廣東。台灣對中國開放的服務產業,共有生產者服務、消費者生活型服務、流通服務、社會服務4大面向下的64個項目,64個項目中包含上千個行業,涉及商業、通訊、建築、分銷、環境、健康、旅遊、娛樂、運輸、金融等行業,可執行地區涵蓋全台灣,影響層面十分深遠。

服貿協議對台灣的影響

由於服貿協定會造成就業、物價與GDP的改變,直接影響近400萬服務業勞工,間接影響200多萬製造業勞工,將會對台灣2,300萬人民造成不可逆的影響;依照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Joseph Stiglitz的立論,簽訂這類貿易協定,必須力求雙方對等公平,過程必須透明化、讓人民監督,同時不應把商業利益置於國家利益之上。

馬英九總統強調,台灣處理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的態度,將成為各國在決定是否讓台灣納入TTP、RCEP等國際經濟組織時的參考,後續也與貨品貿易協定的簽訂息息相關。

服貿協議的疑慮與爭議

    協議內容不對等

    台灣對中國的開放承諾限制甚少,不限制中國商人從中國還是台灣本地對台灣提供服務,也不限制中國來台就業者的資格,並允許中資在大多數開放項目下,在台灣進行獨資、合資、合夥投資與設立分公司,服務貿易範圍遍及全台灣。

    反觀大陸對台灣則有許多限制,規定台灣人必須有在中國的執業資格,台資必須擁有中國從業資格,並在福建省註冊,台資股權不可以超過50%,且服務貿易範圍限制在福建、廣東兩地。

    依據現行《大陸地區人民來臺投資許可辦法》,台灣的開放條件易修改;然而,服貿協議規範三年內不能更改開放承諾,若要修改,只能改為更開放,需格外慎重。

      經濟規模不對等

      員工人數5人以下的微型企業,占台灣企業總數80%,200人以上的大型企業占比為0.39%,剩下則為中型企業。

      中國企業多為國有企業,經常擁有凌駕於自由市場經濟的特權,並獲得國家大規模˙補助,形成經濟規模的不對等。

        社會自由不對等

        台灣已開放黨禁、報禁,人民擁有集會、結社、言論自由,並可以對地方民意代表、總統進行直選,中國目前並未開放這些權利給人民,在司法權力的執行上,相較台灣也有更多選擇性執法現象。

          程序正義問題

          ECFA文本中,並未承諾服貿協議簽訂的具體時程,也未承諾先簽服貿、再簽貨貿。

          在國際慣例上,17個對中國簽定貿易協定的國家,順序上有5個國家是先貨貿再服貿、11個國家是同時簽定,只有台灣是簽服貿、再簽貨貿。

          目前,政府尚未公開兩岸對服貿協議的協商紀錄,因此在透明度、公平性上受到質疑。

          服貿協定問題的解決方案

          針對服貿協定引起的疑慮與爭議,讓民間、部分立法委員主張應先立法監督政府,而服貿協議與人民生計和生活品質息息相關,不應該成為政黨角力的工具,加上國與國的協商,以實力決定一切,必須格外慎重。

          對於服貿協定問題的解方,一些民意主張如下:

          1. 先簽署爭端解決協議,保障台商人身安全後,再簽其他協議。
          2. 立法規範與外國簽訂貿易協定時,必須有協商紀錄公開、舉辦公聽會、逐條審查等SOP。
          3. 服貿協議重啟談判。

          官方對以上服貿疑慮與爭議的回應

          對於服貿協議引起的疑慮與爭議,總統馬英九表示,政府沒有其他腹案,兩岸也沒有重新談判的可能,因為全世界沒有這樣的例子,大陸也不會接受。 

          立法院院長王金平召集朝野黨團協商決定:服貿協議應經立法院逐條審查、逐條表決;服貿協議特定承諾表也應逐項審查、逐項表決,不得全案包裹表決;未經立法院實質審查通過,不能夠啟動生效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