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沃草

核能為台灣重大能源議題之一,而今年(2014)也為核四運轉之關鍵年,相關運動與議題從1980年代至今,已歷時30年之久,同時隨著台灣政策與政情的變動而有所變化。討論範圍除用電方向外,亦涵括政治、環境、經濟與社會等切身問題。隨著政府政策排定核四啟動,本議題亦持續加溫。

核能為台灣重大能源議題之一,而今年(2014)也為核四運轉之關鍵年,相關運動與議題從1980年代至今,已歷時30年之久,同時隨著台灣政策與政情的變動而有所變化。討論範圍除用電方向外,亦涵括政治、環境、經濟與社會等切身問題。 隨著政府政策排定核四啟動,本議題之熱度亦持續加溫。

時間軸

時間 事件 詳情
1980 核四爭議逐漸浮出檯面 1980年,政府以滿足5年後的電力需求為由,決議在新北市貢寮興建核四廠,當時隨著車諾比事件發生之後核安問題逐漸重視,加上核三漏油事件,海岸環境受到破壞,強烈受到貢寮當地的居民抗議,環保團體帶領發起了長達30年的反核運動。
1985 核四預算因台美關係而被凍結 台美關係生變,執政黨以環保安全疑慮凍結核四預算。
1993 動工興建 1992年總統李登輝指示批准,直到1999年3月17日始動工興建。
2000 停建 政黨輪替後,行政院宣布停建,隨即遭立法院彈劾。
2001 復建 於2001年釋憲後復建,計畫完成日期延至2011年。
2011 延後商轉日期 發生日本福島第一核電廠後,政府決定對核四進行檢視和補強,原預計商轉日期延至2015年。
2013 核四公投 行政院長江宜樺宣布核四是否續建將由公民投票決定。
2014 核四暫停施工 總統馬英九與中國國民黨黨團於2014年4月27日做成「核四一號機不施工、只安檢,安檢後封存;核四二號機全部停工」決議。

一、台灣電力現況分布




圖一:102年底台灣能源裝置容量圓餅圖(台電官網)

  • 燃氣37.0%、燃煤27.4%、核能12.5%、抽蓄水力6.3%、再生能源8.7%、燃油8.1%
註:裝置容量是指在尖峰期間所有發電的方式、機組都開機達到預想最大值的電力後,彼此所應占之比例。



圖二:102年底發電量圓餅圖(台電官網)

  • 燃煤38.4%、燃氣31.1%、核能18.8%、再生能源4.5%、燃油2.3%、汽電共生3.4%、抽蓄水力1.5%
註:此圖為台灣電力公司實際控制機組後之發電比例



圖三:全台電廠分布圖(台灣電力公司提供)
  • 火力發電:台灣本島有8座火力發電廠,佔台灣比例發電量72.2%,以台中火力發電廠為最大,台中火力5780MW。
  • 核能發電:台灣本島3座核電廠,佔台灣發電量比例19%,核一廠1272MW 、核二廠1970MW、 核三廠190MW。台灣目前擁有四座核電廠,北部地區共有三座:北海岸的石門核一廠、萬里核二廠與位於貢寮尚未啓動的核四廠。南部擁有一座,乃位於屏東的核三廠。
  • 再生能源:水力發電、風力、太陽能共佔台灣發電量比例2.6%,汽電共生為4.3%。

二、台灣電力與核電


隨著1960年代臺灣的經濟發展,臺灣的電力來源已經由火力取代水力發電。

然而臺灣雖然產煤,但幾乎不產石油,火力發電的燃料需仰賴進口,而當時的燃料進口來源地的中東地區局勢長期不穩定。為了確保能源的穩定供應以及更大的發電量以支持發展中的臺灣,政府決定興建核能發電廠來因應需要。

,火力發電成本暴增,影響能源的供應。核能發電的迫切性提高,同年政府將核能電廠列入十大建設。

第二核能發電廠在1974年9月開工興建,與第三核能發電廠同屬十二項建設之一環。

隨著台灣經歷不同的政治情勢,解嚴、開放經濟、引進高科技及產業結構轉變等,電力需求持續增加。政府於是推動核四,爲新一波的衍生電源開發計畫。

三. 各核電廠現況


廠名 詳情
第一核能發電廠(簡稱核一廠)是一座位於台灣新北市石門區的核能發電廠,由台灣電力公司經營。其為台灣第一座核電廠,乃中華民國政府於1970年代推動的十大建設之一。核一廠由商轉至2003年9月,提供台灣已達約2128.9億度之電力,是台北市目前重要的能源供應來源之一。
核二 第二核能發電廠在1974年9月開工興建,與第三核能發電廠同屬十二項建設之一環。
核三 第三核能發電廠(簡稱核三廠)是位於台灣屏東縣恆春鎮的一座核能發電廠,由台灣電力公司經營,因鄰近馬鞍山而別名馬鞍山發電廠,為唯一座落於南臺灣的核能發電廠。
核四 龍門核能發電廠是台灣新北市貢寮區一座興建中的核能發電廠,因所在地名「龍門」而得名,由台灣電力公司興建營運;為台灣的第四個核能發電廠,故又名第四核能發電廠,2009年3月3日改為現名,但其原名簡稱「核四」較為常用。

四、爭議事件


由於影響範圍廣泛,議題種類包含能源供給、環境保護、國家安全與政府政策等,以致核四議題在三十年來從未停歇,支持方與反對方皆有一定數量。此類別將把重要議題列出,並提供正反兩方之說法:

爭議1. 國家安全問題

核四廠的安全問題一直是爭議事件的重心,繼80年代車諾比事件後,2011年更發生有重大災情之福島核電廠事件。

民間聲浪主要對核事故與核汙染兩點為討論重點,針對核四廠結構安全亦有討論:

疑慮 主題 詳情
核事故 擔心核電廠的核心過熱融毀 台灣位於環太平洋地震帶上,地質脆弱不穩定,電廠位於斷層帶上,且瀕臨海邊,對海嘯以及地震的抵抗力低。

大臺北地區人口密集卻幅員狹小,如果發生輻射外洩,方圓二十到三十公里內的居民得要全部疏散,而這範圍內包含了基隆市、臺北市及新北市的部分地區。

除本身引起的污染,還有遺留物質對環境的污染後帶來的二次污染,比如被核物質污染的水源對人畜的傷害,亦對周圍生物破壞極為嚴重,持續時期長,事後處理危險複雜。
拼裝車 核四廠為「分包」作法,在安全上有額外風險。 2010 年,核四就被踢爆發生10多起意外事故和設計錯誤,胡亂更改設計,原廠都不敢認證。 核四的安全問題,就在先天不良的因素下,再輔以後天台電和得標包商品質低落的施工、監工,於是造就了現在這副事故連連、不斷延期又無止盡追加預算的錢坑大爛帳的模樣。

核四內部的工程師也私下坦言,不管是分包拼裝所帶來的混亂,還是單一數位儀控系統造成的不穩定,又或是 10 多年來良莠不齊的施工品質和文化,現在都找不到根本的解決之道。

政府機構則對核四廠之安全性抱有一定之信心:

疑慮 主題 詳情
核事故 以「斷然處置措施」因應 政府表示,若爐心發生意外,「斷然處置措施」將會啟動。汲取福島事件的經驗與教訓,機組在緊急狀況時,果決斷然執行反應爐灌水程序,避免爐心熔毀及放射性物質大量外釋,使環境和民眾受到的影響減到最低。

核四廠備有四.八萬噸水的「生水池」可以沿著管線緊急注入反應爐,冷卻爐心,以防福島核災重演。台電更強調,核四圍阻體結構穩固,可以抵擋大型衝擊。

關於核災萬一發生後的臨時應變,原能會表示,目前我國三座核能發電廠,除固定每年定期舉行廠內演習外,還輪流舉辦核安演習,展現各單位緊急應變平時整備與動員配合的能力,並由學者、專家與稽核及考評,原能會將以以督導立場,全程派員協助各應變中心實施演習。

拼裝車 政府表示:拼裝車說法不當,乃是彙集世界頂尖技術 台電澄清:龍門電廠之核反應爐為進步型沸水式反應爐(ABWR),由美國奇異公司開發設計,因該型反應爐壁較厚,須以整體鍛造方式製造,當時全世界工業界只有日本日立及東芝兩家公司有能力承製,故由奇異公司委託日本日立及東芝兩家公司製造,其製造的能力、實績及品質可達設計規範與要求;核四廠重要設備係集全世界最頂尖技術的產品,「拼裝車」的說法應屬過當。

爭議2. 核廢料問題

疑慮

核廢料主要指核電廠在發電後產生之固體廢料,由於核廢料具有放射性, 儲藏的方式、地點的選擇與造成的危害一直是重點議題。

目前台電暫時將用過燃料貯存於核電廠地下貯池,低中強度核廢料亦暫時貯存於暫時儲存場台東縣蘭嶼鄉,及現有三個核電廠廠區內的臨時倉庫(核二廠臨時倉庫預計放4萬桶)。如此數量的核廢料年年增加,將對延役時間依然不清之暫時貯存之空間造成壓力。

大量的放射性廢料,有些在很長時間後仍然有害,核廢料經最終處置後存放至儲存地點,如果因設計或操作不良而洩漏至環境,即有可能經過食物鏈等生態作用而造成危害。

2014年4月22日,桃園龍潭核研所被媒體揭露儲存高階核廢料,核研所證實此訊息。

官方回應

台電資料表示,絕不會輕忽核能安全,以核能安全為第一優先,所有核廢料存放與處理方式皆合於規範。

桃園龍潭核研所儲存高階核廢料事件,所長馬殷邦聲明,核研所絕對公開資訊不會隱瞞,並強調所有作業皆透明,所有資料與數據都在原委會網站上公開,關心的民眾都可上網閱讀。(蘋果日報 http://ppt.cc/aY29

爭議3. 替代能源問題

官方提議:再生能源尚無法取代核能發電量。

陽光及風力都受天候因素影響,供電不穩,天然氣安全存量有限,夏天的安全存量只有7天。若依賴進口程度過高,不利能源供給之安全與穩定。

地熱雖然可以全天候穩定發電,但經評估臺灣淺層地熱可開發量僅約15萬瓩,相當於核四廠總容量的5.6%,且開發限制較多,多位於國家公園範圍內,且會影響溫泉觀光等;深層地熱仍在研發階段,目前國際間尚無已商轉之電廠。

再生能源尚無法取代核能發電量;綜合考量,再生能源開發緩不濟急,短期或中期尚無法取代核能發電量。

民間質疑:政府政策方向有誤,台電資料問題與錯誤方式誤導大眾。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認為: 未來會否缺電的關鍵在於能否 抑致用電需求,而非台電與政府刻意誤導的用不用核電:以經濟部的電力需求成長預估,就算不廢核,並蓋到第十座核電廠,電還是不夠用。維持台灣電力供應穩定的真正關鍵,在於走出台灣政府將電力需求與 GDP 成長掛鉤的假設估計,若做到用電零成長,並抑制毫無節制成長的用電方式。反應社會重視的台灣必需積極推動產業轉型,配合天然氣與再生能源發展,方能因應環境、經濟、社會的三重危機。

爭議4. 能源成本

台電方案:民間提出之天然氣等替代能源成本過高

天然氣安全存量有限、存量期短且進口成本過高。液化天然氣成本過高,不利控制電價。美國境內頁岩氣雖低價,短期內我國尚無法進口,且我國需仰賴船運方式進口液化天然氣,其液化、運輸及儲存需大量耗費能源,故成本遠高於管線天然氣。我進口天然氣的成本大約是美國境內價格的2~3倍。

而核四廠與天然氣廠設計截然不同,核四廠設備幾乎不能直接移轉為天然氣發電使用,改建為天然氣電廠比新廠更難;完工後發電成本亦將較原核四高出甚多,難免造成電價上漲。

若以天然氣廠代替核四計畫,將額外增加二氧化碳排放量,可能影響我國對國際社會減碳的承諾。

民間方案:目標達成電力零成長

根據政府預估,2025 年的全國用電量,比目前增加 48%以上,相當於 5.2座的核四廠,或 2座台中燃煤火力發電廠。若以這種電力需求成長的推估,台灣就算蓋再多電廠也無法跟上政府的預估。

因此未來會否缺電的關鍵,在於政府是否能有新的思維,以抑制用電需求成長的方向,作為能源政策目標: 在 2000 年至 2010 年之間, 丹麥、瑞典、英國、德國、日本等國,在配套政策的規劃與執行下,均已達成電力需求零成長,而經濟上仍可持續發展的目標。

與各國相較,台灣的能源效率還有至少一倍以上的進步空間,藉由政策提升能源效率標準、能源稅的課徵、產業結構調整等政策工具,可以達到兼顧經濟發展及電力需求維持零成長的目標。

民間一些團體主張:電力需求零成長外,搭配再生能源的發展,及天然氣電廠擴增,可使台灣兼顧非核家園及溫室氣體減量的目標。

爭議5. 整體經濟發展

質疑:核四財政黑洞

反對團體認為,核四有黑洞事件,事故及弊案連連,如今仍在持續燒錢,台電去年(2012 年)已提出新增 102 億預算,將於今年 3 月至 6 月在立法院審查,同時,今年上半年甚至還要提報行政院再多追加至少 462 億,使得核四預算將高達3300 億元以上,而且台電也無法保證這會是最後一次預算追加。

官方:停建將付出巨大代價

台電代理副總經理徐永華說,透過公投決定核四停建與否,善後處理須費好幾年,包括廠商履約採賠償、補償機制、現有設備長期性保存或拆除等;如果續建,會依法完成興建。他表示,核四廠運轉延後1年,台電須多負擔新台幣70、80億元包括利息、人事成本等支出。考量公投因素,假如核四廠在民國104年1月營運,以40年營運期估計,平均每度電成本差不多不到2元,且20年內回收成本。 假如停建核四,包括先前台電的虧損就會超過3300億元,屆時須循公司法途徑處理,包括宣布破產、政府增資或先減資再增資等。

爭議6. 電力供給問題

官方:電力備用率將會不足

我國屬於島嶼型獨立電力系統,備用容量率參酌國際經驗規劃以15%作為目標 (缺電機率0.1%),備用容量率愈低,缺電風險愈高。若核四廠無法順利商轉發電,預估自104 年以後系統備用容量率將降到10%左右,而自 107 年起核一、核二、核三廠陸續除役後,甚至有不足5%的情形,依過去經驗,備用容量率低於7.4%時,則限電幾乎無法避免。

環團質疑:核電廠全停,備用仍有餘

綠盟研究員趙家緯表示,核電廠六座機組發電能力約11%,依能源局公布的資料顯示,去年台灣電力備用容量率約24.3%,「即便核電完全停機,備用容量率仍有10%。」,他認為如果搭配節能,這個數字約是18%,而行政院所規定的備用容電率是16%,與其他各國相比,仍然綽綽有餘。

爭議7. 環保問題

官方考量:核電減少碳排放量

台灣百分之70%都來自於火力發電廠,火力發電廠會產生大量的二氧化碳,造成溫室效應,造成地球暖化,海平面上升,核電則是較為經濟實惠的選擇,少量的核能能造成大量的能量。而龍門電廠年發電量約193億度電,每年可減少1,620萬噸排放量。

環團方案:火力發電再改進與綠能替代方案

火力發電廠可以搭配「碳捕捉技術」,如果把核電廠的水泥、廢料儲存與處理、電廠除役等問題考慮進去,台灣的四座核電廠都絕對比搭配了「碳捕捉技術」(Carbon Capture and Storage,簡稱CCS)的火力發電廠更不環保:核電廠的水泥製造的碳排遠高於有「碳捕捉技術」的火力發電廠;核電廠的核廢料跟「碳捕捉技術」都是把污染封存後留給後代,等待未來善後處理技術的突破,但是核廢料污染擴散的風險遠高於「碳捕捉技術」。

五、結論


核四廠的存廢已經成為台灣必須要面對的重大課題之一,由於牽扯到國家級之重大議題與觀念,急迫性相對來說很高。

本國的能源策略、供電情形與政治方針亦因此問題而開始讓社會公評與研究,同時普羅大眾對於延伸題目也開始廣泛討論與判斷。

若不討論其議題之正反面,而就公民參與環境討論、研究監督政策走向、定位國家本質精神這三點而言,對全民素質提升與台灣總體進步而言是正向的。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