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沃草

沃草人物誌》從殯儀館到廟口-邱顯智參選初體驗

日期
2015-8-18
作者
阿草
×
Musou editor

我是阿草,是總編輯喔。

沃草/蕭長展、謝繐吟


【立委候選人系列人物誌】

邱顯智|新竹市立委擬參選人


從洪仲丘案、關廠工人案到318佔領立院行動,

始終有個黝黑、殷實樂天的「社運律師」邱顯智一直在背後穿梭。


「安餒欺負人民,揪可惡」,從抗爭現場到立委競選之路,

讓我們來看,時代力量於新竹市推出的立委候選人邱顯智的參選故事。


【請簡單自我介紹】

「大家好,我是邱顯智律師,現在代表時代力量參選新竹市立法委員。」

「為什麼要參選新竹市立委?因為我們認為國會已經到了不得不改革的地步,國會議員無法了解老百姓有多『艱苦』,老百姓也無法理解,現在的立委在立法院、黨團協商到底在做些什麼。我們希望能徹底改變這個國家。」

【怎麼走上律師這條路的?】

「爸爸是嘉農的退休老師,他的工作對我影響很大。在我成長過程中,我爸常帶領學生,在颱風前夕,用嘉農最先進的收割機去幫助農民收割。或是去告訴農民有什麼辦法可以解決病蟲害的問題。」

「那時我的感受是,擁有專業知識的人,應該要去幫助比較辛苦的人。」

「1992年,台灣舉行國會全面改選,嘉義噴水圓環是那時黨外人士聚集的大本營。以前下課後,都會跟同學騎車過去,看到陳水扁、謝長廷、蘇貞昌這些美麗島事件的辯護律師在演講,當時就覺得很熱血彭湃,心所嚮往。其實我那個時候是念自然組,但覺得念法律系是一件『揪賀ㄟ代誌』(很好的事情)。」

「那個影響很大,雖然還不清楚法律系是什麼,但『揪想袂做律師』(很想當律師)。」

【為什麼出來參選立委?】

「這幾年社會運動,像我們出來做辯護的律師⋯有很多挫折和傷痛。因為你站得很近,你會知道很多事『沒法度』,這就是為什麼要堅持出來參選。」

「從關廠工人案、洪案到太陽花學運,你會發現很多個案上的問題,其實是通案上的、結構上的問題,需要透過制度去改變。就像洪案背後有一個軍事審判制度的問題。」

「我下禮拜二要開一個后豐大橋案,跟當事人已經認識四年。四年前監察院認為是冤錯案,每次見面的時候都跟他說『阿你這就冤枉的啊,很快就可以離開』,結果四年後還在監獄裡相見,所以這要怎麼辦⋯?希望透過制度上的改變來解決這些問題。」

「我覺得所有問『我』問題都應該是問『我們』或是『你們』。你可以看到有這麼多學生,像魏揚、陳為廷、賴郁棻等等,這麼多人,大家一起來做一件事情。」

「我們團隊主要分為兩個部分,一個就是像我和丁穩勝、曾威凱這樣的律師,另外一塊就是像陳為廷這些所謂的運動青年。」

「我們希望能夠透過國會選舉,進行國會改革、司法改革,或是進行世代正義的議題,這是很多年輕人和律師共同的理想和願望。整個來講,這是兩三年來,從洪案到太陽花之後,大家覺得想要再更進一步做一點事的努力。」

(感謝邱顯智競選團隊提供照片)

【做這些事,家裡有說什麼嗎?】

「為社運案件奔走跟參選,在家裡幾乎沒有什麼阻力。我們有共同的理想,而且我太太可能還比我更有理想,但因為她必須要去賺錢,所以去竹科工作,不然小孩就要挨餓了。如果不是太太支持的話,恐怕會離婚啊!(大笑)」

「像是在打關廠工人案的時候,很多人都說不會成功,我太太卻告訴我『你一定會成功,政府這樣子告工人是不對的』。接下洪仲丘案時,我太太還在月子中心。7月20那天洪案第一次遊行,她才剛從月子中心出來就堅持要去。」

「那時我每天忙到三更半夜,回到家太太都會跟我說『一定要幫洪仲丘討一個公道』。」

「我有空都會念故事給女兒聽,但是開燈念故事書他們沒辦法睡⋯後來就把燈關起來,結果我都在講自己接手的案件,譬如我會說『爸爸今天去法庭,為了被台電告的老農夫們辯護⋯』,大女兒五歲了,她開始比較聽得懂⋯」

「我覺得,為什麼我沒賺到什麼錢,太太和朋友們還是都對我很好,因為大家覺得『你做了一些好的事情』。」

【與民眾怎麼互動?】

「我很喜歡去殯儀館,去小靈堂跟喪家聊天。」

「我本來就是一個刑案律師,對這個部份是非常熟悉,我覺得殯儀館是一個『e盪真正幫助百姓ㄟ所在』,很多艱苦人都會在那個地方,這是我現在固定的行程。」

「我有空就會去和人『開槓』(聊天)、弔唁或公祭,新竹很多政治人物都會去,但我覺得因為自己是律師,他如果有法律問題,我可以扮演不一樣的角色,當場可以解決一些問題。」

「因為遭遇喪事是大家最困難的時刻,會有一些真的需要幫助的人。像有的人就是鰥寡孤獨,就是很慘啊。譬如媽媽過世了,剩兩個小孩在顧靈堂,我就跟這些小孩聊一下讀書的經過嘛,怎麼克服人生挫折之類的。」

「我會特別最關注的就是那些很淒涼的。譬如說我有一次去靈堂,看照片的時候發現怎麼會有一歲女孩。因為我女兒兩歲,看到之後我覺得很難過,就去找女童的媽媽,發現是虐童案件。」

「她說不知道該怎麼辦,沒錢請律師、又是低收入戶,也不知道怎麼向犯罪被害人保護協會請求幫助。這位媽媽跟我開口希望我能幫忙,這讓我很感動,因為我覺得要委任律師會打量再三,但很開心的是,人家馬上就信任你了,因為你曾經做過一些事,她知道你不是壞人。」

「後來離開殯儀館,深夜開車回家的時候,覺得能被信賴真的「袂賣」(不錯)。」

- -

「尊敬這件事情對我來說是重要的。我媽跟我說,去喝喜酒的時候,來敬酒的人告訴她很肯定我擔任洪案律師。我媽很開心。因為做這些社運案件,從中獲得成就感和老百姓的尊重,我非常珍惜這樣的尊敬。我的事務所常被人家戲稱是『今日農村』,裡面永遠有很多民眾送來的水果、青菜,魚等等。

「有一次我在停車,有個負責停車收費的阿姨來跟我說,『你是邱律師對不對?很感謝你』。因為我擔任遭新竹市政府開除的約聘雇人員自救會的律師,她告訴我,因為我們出來發聲,她才又被重新聘僱。雖然是一面之緣但還是很開心,我真的幫助到人了。」

「我是農村成長的人,很喜歡那種珍貴的友誼和真誠的對待,也因為出身農村,讓我對艱苦人更能感同身受。」

- -

「我滿喜歡跟民眾聊天,參選之後更是。在這個過程中,也能發現民眾所面對的問題。」

「有一次路過新竹軍用機場那邊的時候,看到路邊一戶門口有輓聯就進去弔唁,看到一對兄弟在守靈。聊天中發現每隔10到15分鐘軍機會起降,那聲音大到嚇死人。這個噪音這麼嚴重,但軍方是沒有補貼的。回來後我們開始研究這個問題,參考日本沖繩居民控告美軍噪音的案例,整理好後我們就會再去聯繫,希望能進一步找出有效的解決方法。」

【進國會最想推動那些法案?】

「第一個部分是國會改革,我們非常反對黨團的密室協商。」

「像丹麥國會就有很好的制度,1/3以上的國會議員對法案有爭議時,可提交公投。要避免密室協商,相應配套就是我們一直主張要下修的罷免門檻和公投法。」

- -

「居住正義也是我關注的議題。」

「之前訪問一個國民黨的里長,他兒子買不起房子,結果就是跟他拿,頭期款三百萬。他說自己住的地方,小時候農地是一坪一萬,現在一坪房價是25萬。年輕人都不敢買房子,不敢結婚不敢生小孩,那台灣要怎麼辦?最後就是往上一代的人拿嘛。」

「另一個里長跟我說,他年輕的時候是養三代,現在要養四代:自己、爸爸、兒子和孫子,所以這不只是年輕人的問題。」

- -

「另外一個是公共托育,幼兒公托是全國性議題,新竹生育率最高,問題特別明顯。」

「我生老大的時候,去戶政事務所辦登記,開心地領了一萬塊,生老二的時候領了一萬五。但生這兩個小孩,領了兩萬五然後什麼都沒了,『接下來就是你的事了嘛』。小的保姆費一個月就一萬五,幼稚園就一萬塊,生兩個小孩領的兩萬五補助,一個月就沒了。」


「我們兩個如果沒有去賺錢的話,小孩要交給誰養?所以這應該在中央立法層級有通盤考量。像台中市提供補助變成地方政府額外負擔,也不應該這樣。」

【最欣賞的台灣政治人物?】

「林義雄。因為我確信政治和道德不可分離。不管他在說如何做一個律師或是政治人物的時候,讓我覺得非常的真誠,他一直是我心目中的典範。」

「林義雄跟我分享過許多想法,譬如做律師這件事,他曾告訴我『你可以做每天交際應酬的律師,也可以做一個專心打案件的律師,不要去不該去的地方,這還是可以生存』。林義雄同時告訴我,做政治人物也可以有很多選擇,事在人為,我很贊成他這樣的看法。」

「林義雄跟我說,台灣是很多好人組成的國家,你為台灣人做事,台灣人會支持你。尤其林義雄他本人經歷過那些事,我覺得他能講出這些話,很了不起。」

【大家都主打「青年參政」,你覺得自己的差別在?】

「不是說我們選上,還是玩原來那一套代議民主,然後只差在我們比較年輕。是我們選上後,打開門讓陽光照進來國會,大家可以參與,這樣才對。現在密室協商的問題就是大家不能參與。」

「我們從事司法改革,常講陪審制或參審制,讓人民可以參與審判。同樣的,人民的聲音可以進到國會來。不是說只是因為我們比較年輕,佔了那個位置後,幹了二三十年自己變老這樣,『恩系阿捏嘛』(不是這樣嘛)。」

「進去之後,要把罷免門檻調低,包括我自己都有可能被罷免。國會是一個公領域,所以應該要讓大家能夠參與,落實真正的民主。」

【很多台灣人對政治常常感到無奈,覺得改變不了什麼,你的看法是?】

「之前在香山天后宮遇到一個媽媽帶兩個小孩,然後一直跟我說『我會支持你,希望你能為大家做一點事』。我當下不自覺地回她一句『你放心,我在德國五六年,真的看到政治有比較好的作法』。」

「德國有個小鎮,當地有人被綁票但找不到兇手,鎮長就出來說『阿他就運氣差啊,不然要我怎麼辦』,鎮長隔天就被罷免。然後也很少聽到德國政治人物貪污,法官貪污更是前所未聞。所以,確實有另外一種可能性,就是大家不會貪污亂搞,是這樣才對嘛。」

「跟那個媽媽講了這些話之後,在開車回家的路上,除了對她的支持覺得感動之外,我也確實相信,在歐洲五六年的經驗讓我看到,人類社會有比較好的做法。」

【民眾普遍認為政治不乾淨,你覺得?】

「我覺得很心酸的一件事是,有次去菜市場拜票時,一個肉販很開心地握我的手,後來轉頭過去切肉時聽到他說『我第一次一定會投你啦,但是不知道你以後會不會跟他們一樣同流合汙⋯』,政治大家都變得非常悲觀。」

「其實,我覺得政治是可以讓人尊敬的行業。要解決這個問題,第一個就是讓新生的一代不斷地進來,漸漸會有所改變。另一個重點是以身作則,讓大家信賴並建立『要這樣做才對』的認知。」

【對另外兩個候選人的看法?】

(對民進黨籍擬參選人柯建銘)

「對於柯建銘參與其中的『王柯』協商體制,基於理念,我們提出批評,因為這關乎對於未來國會的想像是什麼。」

「以前,美麗島的律師進入立院後都有很好的表現,因為那時沒有協商,在立院中就有很精采的辯論,民眾是有感的。1999年王金平擔任院長後,開始實施黨團協商,辯論消失了,一讀、二讀、三讀也被簡化,整個國會有113位立委,但權力其實只集中在少數人手上,都是透過協商來做決定。」

(對國民黨籍擬參選人鄭正鈐)

「這次參選的國民黨議員(鄭正鈐)也主打國會年輕化。雖然經過上次九合一大選,很多老將落馬,政治有年輕化的傾向,但重點不是年輕,而是有沒有新的想像。」

【支持我們的人是....】

「很多律師都有相同的經驗,我們在桃園幫忙關廠案和洪案,常常需要坐計程車,計程車司機到最後都會知道你是誰,然後就不跟我收錢,我就說『不行啦,你那麼艱苦』,然後就兩百塊在那邊丟來丟去,最後司機生氣把錢丟出來說『這是我對台灣的一點心意』(霸氣)。」

「支持我們的人,是穿草鞋的人,騎摩托車的人,這些沒厝(屋)的,這些希望改革的學生....」

「基本上支持我們的人,是非常基層的老百姓,當然不是說在支持我啦,『郎阿謀哈尼緣投』(人又沒有那麼帥),是支持改變這個國家,覺得需要改變。」


相關議題
相關場邊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