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沃草

818搶救消防員!別讓打火英雄光環,掩蓋制度剝削

日期
2014-8-17
作者
阿草
×
Musou editor

我是阿草,是總編輯喔。

今年7月31日,高雄市發生震驚全台的丙烯外洩氣爆事件,造成重大傷亡,其中基於職責堅守崗位執勤的多名警消傷亡,更讓社會大眾不捨,網友也將在明(18)日舉辦「搶救消防員活動」,前往內政部陳情。政府掌握石化管線及其中運送氣體資訊的諸多失誤、各單位爭相卸責等問題也陸續浮現,更使第一線身陷險境的基層消防員處境更顯無奈。氣爆事件後,多名消防員投書媒體指出,救災時現場普遍欠缺火場偵測儀器,消防員僅能以嗅覺辨識氣體,彷彿「偵蒐犬」,以肉身穿梭於無可預測的風險中,是消防員以身殉職的最大悲歌!


而在氣爆事發前不久,曾於2012年號召消防員走上街頭、爭取合理工時等勞動權的高雄市消防員徐國堯,3個月內依不同理由被高市消防局共記42支申誡引發媒體關注。是否因在體制外對勞動權的爭取換得這些懲處?消防局予以否認。

除了悼念與祈福,近日對消防員實質勞動狀況的討論逐漸浮上檯面,在這些事件的背後,並非僅是孤軍奮戰的個人。2013年四月,台北市近500名消防員走上街頭,爭取合理的工作權益,同年「消防員權益促進會」成立,一群基層消防員集結組織,爭取合理勞動條件,並期望透過修法,讓消防員合法籌組工會。

對此,沃草專訪了消防員工作權益促進會的秘書長鄭雅菱,以及促進會成員,台北市消防員咻咻(化名),讓大家透過促進會的組織歷程,對消防體制有更多理解。

透過組織,才能累積改變的能量

實際上,消防員的憤怒早已累積。消防員咻咻提及,2011年新北市消防員於執勤時發生車禍,導致左小腿截肢,事件突顯出消防員執勤當下及意外發生後皆缺乏保障,16名消防員因而前往總統府抗議;另一場自發性活動,則是由三個月內遭記42支申誡的高雄市消防員的徐國堯發起。為了爭取合理工作權益,徐國堯主動修習法律課程,而後以實質修法為目標,在高雄舉辦了一場遊行。

但他們發覺,一次性的活動引起了短暫的關注,卻無法實質撼動消防制度結構。鄭雅菱表示,「我一開始只覺得要寫論文去突顯這個問題,後來再辦了一場遊行引起社會的關心,可是過程中發現如果只是做論述、投書或辦活動,並不會改變任何事。」消防員們更是感到無力,「大家以為辦了一場有些事就會改變,但最後卻改變不了,反而更回到個人狀態,覺得體制沒用了、沒有救了。」

鄭雅菱認為,消防員的行動可窺見體制壓迫何其強烈。可惜的是內部力量未能累積,活動完即潰散了。此外,她提到在保守、講求服從的消防體系中,單打獨鬥帶來的危機。「徐國堯他們辦完遊行後則是走法律路線,兩個人告消防局違法讓消防員加班。這很危險,以個人之姿去挑戰整個體制,徐國堯最後被消防局傾全部的力量對付,才會在三個月內被記42支申誡。」最後,他們決定成立一個正式、穩定、例行化的組織,「這樣才能更有計畫推動各種體制問題,包含人力不足、工時,一方面也凝聚內部消防員改變的意識。」

相信基層有改變的力量

鄭雅菱說,消防員因為有人願意發聲而備受鼓舞,但由於政府、消防局封閉、高壓的管理方式,會尋找各種理由懲處。對行動後果仍舊充滿恐懼。此外,鄭雅菱認為,許多消防員並不相信基層的力量,紛紛反映「為什麼不去找立法院長王金平幫我們站台?」、「為什麼不去找議員來?」但她表示,協會反對這樣的行事路徑,「這個力量應該是我們自己長出來,當過度仰賴政治人物,自己的訴求會很難出來。」因此協會希望能透過行動證明小規模組織仍舊能成就事情,慢慢讓消防員建立信心,「我們不斷傳達,一個基層消防員也應該跟局長平起平坐!」

咻咻則進一步提到,消防員站出來後,促成內部行政規定開始鬆動及政策改變。「像是我們每半年要檢查一次消防車,要做到把底盤每塊泥巴擦掉。但開車的人都知道根本沒有需要做到這樣,只是為了美觀,為了讓長官開心;另外像新北市之前要求隊員如果發生車禍,就算沒有責失,還是要自己負擔10%的維修費用。」最後透過投書媒體、向新北市消防局陳抗等行動,讓政策有所改變。

除了逐步爭取更好的制度,鄭雅菱觀察到「人」的改變,愈來愈多消防員願意站出來支持。「協會有一群人不怕死的人一直挑戰制度,會鼓動更多人去做一些努力。」鄭雅菱認為,勞動處境日漸惡化也使得消防員憤怒升溫,「最近消防員被壓得太誇張,今年已經死了8名消防員,殉職率這麼高,新北市消防員殉職後,當地消防局還叫同仁不能發表意見。」在高雄氣爆事件後,更可見許多消防員自發性的投書談制度上的問題,用自己的方式發聲、期盼促成改變。她認為基層開始覺醒,「不見得是具體漂亮的數據、明顯的成果,但感覺跟過去私下喝茶、抱怨,很不一樣。」

然而要改變根深蒂固的消防制度及保守官僚作風,還有一段長路要走。咻咻分享了上級單位始終不變的回覆,「他們覺得,體制內的東西要由內部改變,就交給他們,不明白為什麼我們要用體制外的協會造成他們困擾?」

消防員屬於公務員系統,無論是爭取合理工時或籌組工會的權利,皆因不適用勞基法而遇到很大的阻礙。「他們會說,勞工團體跟公務員是完全不融合的兩個群體,你們走的是公務人員服務法;甚至會說我們被工會團體利用。或者,這些事情這樣已經一、二十年了,為什麼你現在要改變?」鄭雅菱補充,當他們欲爭取更多人力預算,補足消防員缺額,政府時常拿預算當擋箭牌,「像是說,預算這麼緊,大家要為政府的財政著想。」

別讓英雄光環掩蓋制度的剝削

不同於政府的冷漠,社會大眾近年多半對基層消防員支持與同情,高雄氣爆後更可見民眾對消防員的關懷。但鄭雅菱期許台灣社會,不要施加消防員的「英雄」光環後,就無視現行制度對消防員的苛刻與剝削,而讓他們白白犧牲。她認為,消防員和一般人、一般職業並沒有不同,在過勞、人手不足之下無法妥善執行工作,鄭雅菱呼籲,「我們期待民眾在同情或感謝、佩服消防員的同時,有更多同理心來支持消防員組工會。」

相關議題
相關場邊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