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沃草

南區國是會議 太陽花正反意見大混戰

日期
2014-6-29
作者
Noax
×
Musou editor

台灣大學經濟系畢業。曾任財經周刊記者、研究員、沃草主筆,夢想是實現公民社會,以及到世界各地當單車背包客。

南區經貿國是會議本周末在高雄舉行,參與代表多是產業界人士,只有少部分教授和學生,各代表多針對各自產業提出意見,發言幾乎沒有交集,更有代表大力抨擊太陽花學運,但也有官員、學者對學運持正面態度,形成言論大混戰。高雄醫學大學人文社會學院院長周逸衡就對此指出,現在興起的公民運動、公民意識,如果被解釋成反對經濟發展、反對環境開發,恐怕是台灣整體的災難。


對於此次南區經貿國是會議,國發會統整意見時,是把「設置自由經濟示範區」列在共同意見,把「完成兩岸貨品貿易協議協商」和「儘速完成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審議」列在多數意見。

與會代表砲轟學運 國發會:多元意見

高雄市餐飲職業工會秘書長吳靜瑜痛批太陽花無法無天,造成世界的笑柄,同時認為政府最大的問題是文宣做的過度精緻,才無法以取得共鳴;台南縣工業會理事長林進旺更抨擊學生翻進立法院就變成神,自己拚了60年就豬狗不如,「如果他是神我就是牛,我不齒他是神的行為。 」

但針對學運,也有與會人士提出不同看法,高雄市政府經濟發展局局長曾文生說,有這樣一個新世代出現,代表台灣必須去調整,有更多年輕人願意站出來關心社會發展,這是台灣的資產不是負債,經過這些歷練年輕人未來會變中年,也會開始有更多的經驗負擔起更多責任;他並認為也是因為學運才有經貿國是會議,希望未來發展,有更多跟年輕人對話和合作機會。

對於各方代表比例,來自高醫的學界代表周逸衡強調,主張環保或者是反對經濟發展、反對向中國大陸傾斜、反對國際經濟全球化代表比重太少,有很多代表都是企業界的理事長、董事長、總經理、官方代表、代表、學界,其中大概只有十五個學生,可是看起來也不多,會不會那些真正蠻有意見的人沒有參與;同時他認為,主管單位應做清楚的溝通、完整的配套,學者是很誠摯地想希望這個會議有結果,而不會變成無謂的探討,最後結論不被人接受,然後又是一個學運的再起。

周逸衡也對某些代表痛批學運表示,「對於推動學運,其代表年輕人關心國事,應持正面之態度面對」和「如將公民意識引發之公民運動視為反商、反開發,將成為全民災難」,這兩點意見則被國發會整理在其他意見。

回應政府與民間溝通問題時,陸委會經濟處處長李麗珍表示,有效溝通要建立在了解和尊重上,因為現在很多不理性的抗議,其實並沒有辦法有助於問題的解決;並認為對於服貿開放的恐懼雖然可以理解,但是這些恐懼已經把台灣經濟自由化和國際化的腳步給綁住了。

對於周逸衡所指出代表性不足問題,國家發展委會主任秘書高仙桂強調,經貿國是會議的定位,是一個多元意見公平表述的平台;對於代表產生有召開顧問會議,來提供非常多的意見,同時特別強調公民團體跟青年代表的參與,這次比較可惜的是在政黨比例的代表部分,因為民進黨和若干政黨杯葛會議,所以這次在公民團體選取的部分,在選取青年的這個部分都特別用心,北區會議中也引進了很多體制外的勞工團體,青年團體則是有網路參與平台。

圖說:南區經貿國是會議本周末在高雄舉行,參與代表多是產業界人士,只有少部分教授和學生,各代表多針對各自產業提出意見,發言幾乎沒有交集,更有代表大力抨擊太陽花學運,但也有官員、學者對學運持正面態度,形成言論大混戰。

相關議題
相關場邊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