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沃草

東奧正名害選手不能參賽?時力議員候選人張祐銓:奧會憲章哪條說「申請」就喪失資格?

日期
2018-11-15
作者
廖昱涵
×
Musou editor


沃草公民之夜邀基進黨王映心(中)、時力張祐銓(左)談公投。(取自沃草直播

大選倒數十天,十案公投全力拉票,不過謠言也持續蔓延。像東京奧運正名公投至今仍被謠傳會害選手無法出賽。前中華奧會國際組組長、退伍上校姚元潮也聲稱正名被國際奧會「不予核准」。《體育改革聯會》成員、時代力量新北中和議員候選人張祐銓對此駁斥:奧運憲章或洛桑協議「哪一條說提出改名申請就讓喪失資格?」且姚寫信內容是「如果公投過了就會直接更名」才被奧會打槍,和公投訴求的提出「申請」完全是兩件事,中華奧會根本刻意誤導。

《沃草》邀請時力中和議員候選人張祐銓、基進黨臺北士林北投候選人王映心兩位第三勢力候選人,在「公民之夜」聊聊對公投案的態度。兩位都表示,平權公投在反同團體不斷把主文「性平教育」窄化為「同志教育」甚至誤傳為「同志養成教育」等,散布各種假消息。因此在基層能觀察到平權公投的風向明顯分歧,和東奧正名普遍被支持的情形截然不同。

「東奧正名」公投是由前田徑國手紀政所提出:「你是否同意,以台灣(Taiwan)為全名申請參加所有國際運動賽事及 2020 年東京奧運?」顯現人民欲打破「中華臺北(Chinese Taipei )」、更名為「臺灣」的決心。

張祐銓:中國找到機會就打壓臺灣 不必等正名

長期關注體育改革的張祐銓(左)為東奧正名公投闢謠。(攝影/洪國鈞)

不過,對於雖然東奧正名公投普遍被支持,但仍有許多謠言。長期投入體育改革運動的張祐銓舉例,有人質疑東奧正名是否會讓選手不能出賽、訓練的努力都白費?他先痛批「這根本在胡扯!」指出中國要打壓臺灣,唯一停止的條件就是我們被統一,不然在經濟、政治、體育上,它一定是有機會就打壓,根本不用等正名。

張祐銓解釋,臺灣是否出賽的唯一條件就是看中國在國際奧會的勢力夠不夠大?如果夠大,根本不用等到正名。他說,中國現在不能做的原因,就是它在國際奧會的掌控權沒有這麼大。

張祐銓質疑,那些中華奧會的人說「選手不能參賽」,去翻一下「奧運憲章」或「洛桑協議」(1981 年中國國民黨政府與國際奧會所簽訂,為爭中國代表權、矮化臺灣為中華臺北),哪一條說提出申請後就讓喪失資格?根本沒有啊!

張祐銓批中華奧會放錯誤消息阻撓東奧正名


「中華奧會所放出的官方消息,有很多誤導成份。」張祐銓表示,包括前中華奧會國際組組長姚元潮釋出的信件,聲稱更名被國際奧會「不予核准」。他說,細看上面寫得是說「如果公投過了就會直接更名」,這樣被國際奧會打槍是剛好!和公投訴求「提出申請」完全兩回事,因為過了也要看中華奧會態度,要不要提出。

「就像海水退去,(公投過了)中華奧會就要表態了。」張祐銓呼籲大家可以去查每個中華奧會理事跟中國的關係,像是每隔幾個月就去中國參訪、交流等等,「他們在玩什麼把戲大家還不知道嗎?他們不能直接跟中國攤牌啊,甚至在做生意啊,他們連結太強。」


張祐銓:國際上都以為「Chinese Taipei 」是「中國臺北」


除了控訴中華奧會大有問題,張祐銓也指出其實各單項體育協會就是組成中華奧會的一份子,更需要被「轉型」。他指出,三十多年前體育是我們向國際社會發聲的管道,元老都是退休軍官,拿著退休金成立各種體育協會、掛中國國民黨黨徽去比賽,他們政治立場很明顯。

張祐銓指出,這樣子的環境下,他們跟本不會覺得「Chinese Taipei」有什麼問題。不過去國外多走幾趟,就會發現國際對「Chinese Taipei」的理解就是「中國臺北」,所謂「中華臺北這件事,這只存在我們島內,讓大家很爽。」

張祐銓舉例,他之前跟著國家隊出國、到處採訪,總是因為「Chinese Taipei」被誤認為「中國」,讓他「被動式的覺醒」。像之前他去會場繳錢,一個伊朗主席坐在那邊,他看著教練外套上的「Chinese Taipei」說:「恩?中國隊已經繳過錢啦!」當時張祐銓就解釋:「沒有!我們來自臺灣。」因此還被伊朗籍主席嗆:「搞不懂你們臺灣人,明明就臺灣人,寫什麼 Chinese Taipei 幹嘛?」

沃草整理公投案的「不懶人包」。(取自沃草粉專

王映心籲堅持理念 嘆:士林北投「很多貼柯議員候選人」


回到選情部分,沃草主持人王希提及是否害怕因宣導平權與東奧正名公投而流失選票?基進黨王映心先是自信表態:「這是我們政黨理念的具體化,這是我們存在的理由。」接著她也沈重呼籲:「議員是多席當選,不用絕對多數的票就可以當選。所以說作為一個議員候選人,你是最不需要因為選票去改變理念立場的,其實我就很不理解我們選區有些貼柯(文哲)的候選人。」

王映心拍拍張祐銓笑說,不是在講你啦,是我們選區、你同黨的。她說這次士林北投選區的特色就是「很多貼柯議員候選人」,為了曝光或選票去貼在「兩岸一家親的市長」旁邊。王映心表示,不相信這兩個公投案的支持者少到會讓有理念的人落選,「不需要為了選票這樣交換」。

王映心表示,選戰是最能夠做政治說服的時候,不能夠堅定理念,當選之後也不會實踐理念,因為你下一次還要選舉啊,會更被選票綁住。希望打著「打破舊政治」的青年參選人可以一起好好檢視這樣狀況。

相關議題
相關場邊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