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沃草

已婚前同志反同志教育公投 卻自曝性教育不足:過去「沒戴套,每一次喔!」

日期
2018-11-7
作者
廖昱涵
×
Musou editor


反國中小教同志教育的代表郭大衛,在發表會中回顧他過去十年的同志生命歷程。(取自台視直播)

過去為同志、現已結婚生子的反國中小教同志教育代表郭大衛今(7)日在公投意見發表會上,拿出一則因沒戴套染愛滋的新聞,自曝「我高中大學都發生好多次(沒戴套)」並強調「每一次喔!」質疑教性平教育說要正視同志存在,那誰來關心愛滋病學生的感受?正方代表、鷺江國小教師翁麗淑駁斥:「沒戴套感染愛滋,這不只同志教育問題,這還是性教育問題。」她指出,如果只教「守貞」而非「全面式的」性平教育就會這樣,也顯示目前性平教育還不足。

中選會今針對第15案:「您是否同意,以『性別平等教育法』明定在國民教育各階段內實施性別平等教育,且內容應涵蓋情感教育、性教育、同志教育等課程?」舉行意見發表會。

反方郭大衛爆過去性行為沒戴套:「會游泳的人更會溺水」


郭大衛先是表示自己當過十年同志,但目前結婚生子,並透露:「我之前結婚也很害怕,怕有愛滋病,我在學生時代就和許多成年男子發生性關係。」

反同「愛家公投」在連署之初,便可見郭大衛(左)的身影,中間為反同公投之一的領銜人曾獻瑩。(資料照,攝影/廖昱涵)

郭大衛更自曝:「其實這種事情,我高中大學都發生好多次。跟大家報告一下,我自己學生時代每一次跟陌生的成年人發生性行為都是沒有戴套的,每一次喔!不是因為學校沒有教,而是衣服脫了,年紀小不懂事又沒經驗。當然是弱勢,害羞期待都來不及了,怎麼還會要求對方戴保險套呢!」他比喻「會游泳的人更會溺水」,孩子會不會覺得學校教過同志教育沒什麼?甚至是養成課程?

郭大衛:阿公時代把女生拉到米倉後不知道該幹嘛 比較「純樸」


郭大衛進一步說,阿公那時代,17、18 歲男女生拉到米倉裡面,「除了親親抱抱不知道要做什麼,女生也不會主動,這麼純樸是腦袋不正常嗎?」他質疑,同志教育有讓孩子變更純樸嗎?「還是這些情慾沒什麼,做好安全措施就好了?」

且郭大衛又重提政大科技管理與智慧財產研究所助理教授許牧彥在日前在發表會驚人的「陰道無菌說」、「陰道 40 層皮說」。這種說法已在網路上被廣泛打臉,包括婦產科醫師、民進黨立委林靜儀等人皆發文表示陰道不是「幾乎無菌」,由許多菌種共同保持微酸性。更沒有陰道 40 層皮的無稽之談,強調安全的性行為是以「性交過程全程用保險套」為原則。

正方翁麗淑:沒戴套染愛滋 更顯性平教育不足


鷺江國小教師、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理事翁麗淑擔任正方。(取自台視直播)

翁麗淑先是恭喜郭大衛:「非常高興郭先生很幸福,希望能夠祝福其他人一起幸福。同性戀當然可以因為不一樣的因素轉變,我們知道有雙性戀。」她表示:「沒戴套感染愛滋,這不只同志教育問題,這還是性教育問題。」翁認為,性平教育如果不是全面式的,只是教你怎麼守貞,就會有這樣後果。

翁麗淑表示,性平教育本來就在施行細則裡面訂定,但教育現場的實踐過於便宜行事,幾乎都圍繞在性侵、性騷擾防治和對於刻板印象的排除,例如女生也可以當消防員,男生也可以當護理師等等。這很「安全」但缺乏性平教育對於孩子有害,因此主張要提升到法律位階。

翁麗淑說,很多人以為不要談,就不會去嘗試,事實上證明討論越多越能開放自己,知道孩子的狀態。擔任國小教師的翁表示,性教育才能讓孩子怎麼保護自己,知道哪樣是安全、辨別怎樣的人或場合可以在一起、遇到什麼狀況要求助。

翁麗淑舉例,她自己也曾邀請同志團體同志熱線,來班上與孩子分享同志的生命故事。讓孩子知道,這些同志活生生在你面前,跟我們一樣會想追求幸福,也一樣會偷懶、調皮,沒有什麼不好,讓孩子會接納自己、接納別人。

翁麗淑:愛滋不可怕 污名與歧視才可怕


翁麗淑教書 21 年,在國小階段便教導孩子轉型正義、婚姻平權等議題。(資料照,攝影/廖昱涵)

翁麗淑也替郭大衛提及的愛滋病患解釋:「愛滋真的不可怕,可怕的是大家對於他們的歧視與污名。讓人不敢求助,這樣會有更糟的後果。」她說,現在醫學很發達,按時服藥各種治療,可以像正常人一樣活很好。

翁麗淑也順勢呼籲,其實異性戀去愛滋篩檢的比例非常低,這是一個危機。因為不斷宣揚同志才是愛滋族群,導致異性戀的高危險族群不知道自己是高感染者,這樣很危險。

翁麗淑最後以一個同志學長的故事作結,她說 2003 年時,當時《性別平等教育法》還沒通過,但同志學長不小心透露暗戀一位球友,卻被換來一句「噁心」,過沒多久便自殺。翁麗淑想告訴這位球友:「真的不是你的錯,是整個教育都有錯」,如果當時有同志教育的話,你會知道如何應對,或許就不會發生悲劇。

相關場邊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