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沃草

一張「估票與運作表」意外揭露台大校長遴委梁次震、袁孝維踩紅線替管拉票弊案

日期
2018-9-14
作者
薛翰駿
×
Musou editor

生於鄭南榕和詹益樺為臺灣獨立建國自焚那一年十月,府城鄉親,讀過軍校,學過歷史,跑過新聞,現在到立法院觀摩貴族語言如何編寫。


挺管陣營的「估票與分工運作表」(取自黑特台大3.0)。揭露台大校長遴選委員梁次震、袁孝維踩紅線替管拉票的弊案。

約三個星期前,多位台大校務會議代表與校內相關人士都收到一份免洗帳號寄出的表格,近日這份表格也被「黑特台大3.0」粉專刊出。許多校內相關人士都在討論其意義,也有部分媒體報導,可惜都沒有較為正確清楚的分析。沃草在採訪多位熟悉台大校務運作與遴選資訊的人士及律師後,不只確信這份資料的真實性,也明白了這是挺管陣營在去年12月23日校長遴選第一關結束到今年1月5日最後一關之間進行「作戰會議」時使用的「估票與分工運作表」。

而身兼遴選委員會發言人的遴選委員、台大森林系教授袁孝維及另一位遴選委員、廣達電腦副董事長兼總經理梁次震兩人都有為管中閔向其他遴選委員拉票的行為,而這樣的行為已經違反「國立臺灣大學校長遴選委員會作業細則」的規定,踩過了台大自己劃下的紅線。台大校園自治的最高單位校務會議及主管機關教育部應該立刻開始調查他們兩人的責任,絕不能放水使爆發如此重大弊端的遴選委員會繼續選舉行使職權。

台大校長遴選在今年1月5日舉行最後投票後,卻爆發當選人管中閔在競選時填寫申報資料未揭露自己擔任台灣大哥大董事的重大瑕疵,後來更進一步爆發管中閔在台哥大的兼職違法、甚至違法到中國任教的問題,教育部最後則以其一開始被爆出的利益未揭露為由不聘任管當台大校長,要求台大重新選舉。但台大校方拒絕重新選舉,挺管陣營更激烈反撲,換了兩個教育部長仍無法解決,七月中上任的教育部長葉俊榮日前卻退讓到只要求台大重新辦理第二階段的遴選投票。

資料的性質與資訊真實性分析

這份資料,是支持管中閔擔任台大校長的陣營在選前的估票分析及運作成果與計畫的紀錄。資訊包含猜測21位遴選委員的投票意向、紀錄已經接觸過的遴選委員的態度及預計去接觸的計畫與工作分配。因為是預估與猜測,挺管方可能「識人不明」,也可能答應挺管陣營會支持管的遴委最後跑票。因此這份「估票與分工運作表」的資訊,和最後遴選的實際結果與票數也不相同。

台大法律系名譽教授賀德芬則曾多次公開表示這份估票運作單中的「森老師」就是台大森林系系主任袁孝維,多位採訪對象也表示,台大法律系教授沈冠伶曾經談到袁孝維有來問她投票意向,沈冠伶告訴袁孝維她會投給熟悉校務的人,這份挺管陣營的估票與分工運作表上,也直接紀錄了這樣的資訊。

而表格中編號四號的遴選委員、台大學生前會長林彥廷曾經在私下表示,自己有接到梁次震約他到「貴婦百貨」吃飯的電話,在這份文件流出後,他也在自己的臉書表示「梁次震委員確實有來電詢問,是否能夠有機會『多了解學生意見』」。

另外一個「物理現象」,也可以作為分析這份資料性質的觀察。在這份表格中,我們可以看到編號第十七號的「劉緒宗」下面有字痕,事實上那是同一份資料編號九的資訊「九 袁孝維 管 聽命 管 」的字跡,這份資料原本下面還壓著一份一模一樣的紙本表格但位置沒有完全重疊,因此被拍照時下面的字透光一起入鏡造成的效果。許多受訪者認為這是挺管陣營在選前開作戰會議時,有人拍下桌上表格紙本,下面的那張一樣的紙本透光一起留下導致的。

藉由以上的資訊,我們除了可以得知,「森老師」就是遴選委員會委員兼發言人袁孝維外,在表格中的「部署」一欄,我們可以看到袁孝維及梁次震透過去電、約吃早餐、簡訊等方式替管中閔拉票。就沈冠伶及林彥廷兩位遴選委員遇到的狀況我們也知道,袁及梁這兩位遴選委員有進行符合分工表任務的舉動。這也是記者在調查這份「估票與運作分工表」時發現的最重要資訊,因為袁孝維和梁次震這樣的行為已經違反「國立臺灣大學校長遴選委員會作業細則」第九條第三款「本會委員不得為被推薦人或校長候選人個人辦理任何有關遴選之活動」。

台大校長的遴選程序與結果與「估票及分工運作表」的差異

台大校長選舉分為二關,第一關先由校園自治最高決策機關「校務會議」在去年12月23日由八名候選人中選出陳弱水、周美吟、張慶瑞、管中閔及陳銘憲(依取得法定同意票速度排序)五人,今年1月5日進行第二關也是最後一關的投票。在最後一關中,第一輪先選出前二高票,再由這兩人進行第二輪最終PK,贏者成為校長當選人。

這份資料就是挺管陣營在第一關12月23日結束,最後一關1月5日前開會討論時使用的估票與分工運作表。

在1月5日的第二關第一輪中,按照這次奇妙的遴選規定,每個人都必須投二到五票,在常理下,每個人只會投兩票,一票投給自己最支持的候選人,一票則投給自己覺得最沒希望的候選人,增加自己屬意人選的勝率。這一輪最後的結果管中閔得了12票。而按照挺管陣營的估算運作表,管中閔在第一輪應該拿到17票,管最後雖然一樣得到最高票,但只得了12票,有5票挺管陣營認為會投管的人沒有投管。

在第一輪由於張慶瑞和陳銘憲都拿了9票平手,因此除了拿到12票的管中閔確定進入最終輪外,張慶瑞跟陳銘憲要先進行PK,決定進能進入最終第二輪和管對決。最後則由陳銘憲以12比9勝出,進入最終輪和管PK,最後由管以12比9勝出。

在挺管陣營的估票及部署表中,左邊兩格「第二輪」的意思,是挺管陣營的運作者猜測若進入第二輪,最可能分別由管中閔、陳弱水對決(管弱對決)及管中閔、張慶瑞對決(管張對決),並估計猜測投票狀況。但最後是由管中閔和陳銘憲對決,許多採訪者也表示最後挺管陣營決定集中投票給陳銘憲,讓兩個在第一關校務會議最低票的候選人對決,對管最為有利。

蔡政府真的要放任這樣的遴選委員繼續選舉台大校長?

在這份挺管陣營的「估票與分工運作表」中,「部署」一欄位除了梁次震及袁孝維,還提及了「丁老師再用力」,這位「丁老師」,就是挺管派的大將丁詩同,但由於他不是遴選委員,若由他去向遴選委員拉票,反而是沒有違反台大校長遴選作業細則的。但身為遴選委員的梁次震及袁孝維去拉票,就違反了遴選委員會自己的規定了。

尤其袁孝維還是遴選委員會的發言人,由她去為管拉票,更是嚴重的濫權,袁孝維透過發言人的角色可以掌握其他遴選委員的通訊方式與動態,以這樣的資源替管拉票,已經使選舉失去公平性。蔡英文政府真的要放任這樣的遴選委員會直接重新選舉台大校長?台大校務會議若不處理,又真的能展現自己有大學自治的能力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