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沃草

議員給問嗎》反大巨蛋十年被北市府「已讀不回」 游藝誓言進議會解決弊蛋

日期
2018-8-1
作者
廖昱涵
×
Musou editor


游藝|社民黨|臺北市松山信義區 系列一


「大家好,我是護樹、反大巨蛋的游藝。」一臺陳舊、佈滿鏽斑的腳踏車,本來只是游藝日常的交通工具,但掛上旗幟後,就搖身變成他目前唯一的競選宣傳車。或許他在全國並不知名,但在松山信義區,游藝反大巨蛋已經到了第十一個年頭、也當過家長會長,在地居民對他並不陌生,不少人甚至主動打招呼、攀談。

現在游藝天天牽著腳踏車向人們訴說他想進議會解決大巨蛋案的決心。但在過去,他曾經因為夥伴未經告知就自行宣布參選,讓護樹、反大巨蛋運動被譏為「選舉作秀」,因此對選舉十分感冒。

這次,游藝坦言對大巨蛋案實在「忍耐到極限」才出來參選。但這十多年來的肉身護樹、紮營抗議大巨蛋,「運動成績單」是否真的能反應在選票上?



松山信義區議員候選人游藝先前曾投身反大巨蛋運動 11 年,眼看市府無法解決,他決定自己進議會監督大巨蛋案。(攝影/廖昱涵)

【請簡單介紹自己】

「我在大巨蛋旁邊已經抗爭11年。這次決定自己出來參選市議員,主要是為了可以從小市民的角度出來監督政府,不要再讓財團或政客進去綁架我們的臺北。」

「其實學歷不高,因為以前很叛逆,但我人生歷練非常豐富。我曾經是臺北市最窮的家長會會長,大家以為我去參加家長會長選舉是為了反巨蛋,其實是看不慣學校亂用預算。學校把十幾年才有一次的修繕預算,依照教育局的意思用在美化外觀上,實際的廁所老舊導致孩子憋尿、膀胱炎或防滑條受損問題都不解決。」

「參選時很多夥伴笑我說:『你怎麼選得上?你那麼窮!』但我們真的用政見去說服,開始提營養午餐改用有機蔬菜、家長會公開透明。但上任後才發現前任會長把錢掏空,幸好我們團隊能力很強,一年就把債還完。」

【為何不繼續在民間倡議,選擇參選?】


「其實蠻早以前就一直有人找我出來參選,我都拒絕了。因為我很不喜歡讓議題跟選舉綁在一起,我這次做了很長期的掙扎和內心調適才決定參選。」

「因為之前護樹、反巨蛋運動時與樹黨、綠黨的一些紛爭,有了些『運動傷害』。在那之後,我們夥伴一天到晚被罵:『就是為了選舉才出來作秀!』那之後,我自己對於政治會畫一條線,包括我自己參選。之前不想參政就是因為不想讓大家一起投入努力、付出走出來的一條路,因為我的參政被貼標籤、醜化,所以我迴避很久啊。」

「這次出來參選就是已經⋯⋯(一陣沈默)完全沒有辦法接受市府面對大巨蛋的做法,不想再把權力交給這些不管事的政客, 而且也有很多一直想推動的環保政策。

游藝(右一)在競選之餘仍關注大巨蛋議題,他與民團在都審幹事會前開記者會痛批柯文哲未處理遠雄的違約事項還讓工程進行,擁抱馬英九、郝龍斌時期所留下的弊案。(攝影/廖昱涵)

【你的競選政見是什麼?】

/推大巨蛋解約/

「大巨蛋不用講,就監督到底。至少要推解約,然後要不要拆由公民參與決定,這是未來一定會去做的。」

大巨蛋解約對臺北市民來說絕對是穩賺不賠,就算不能全部變成森林公園,至少要讓這片土地恢復公益使用。

/護樹/

「樹木是城市裡重要的緩衝,我們都市水泥叢林狀況越來越嚴重。加上全球暖化、熱島效應的加乘,臺北總是全臺最熱的地方,需要樹木幫忙降溫。最優先要推『臺北市樹木保護自治條例』修法,因為臺北的法規漏洞太多, 不僅移樹、修樹搞得亂七八糟,面對褐根病(註:俗稱樹癌)唯一處理方式就是砍掉,但其實還有別的搶救方式。」

「怎麼會想要一直把樹砍掉?大多為了拓寬道路、樹木生病,或居民說樹很醜要改種。不當移樹從我們的角度看就是讓樹慢慢死掉, 跟直接砍樹沒有兩樣,應回過頭討論移植的必要性。現在樹已經很難種到長大,因為空汙、極端氣候讓土壤酸化、硬化。不把現有的樹木保護好,就會越來越少


游藝的政見不論護樹、反巨蛋、營養午餐用有機蔬菜都是從下一代角度思考的政見。(攝影/廖昱涵)

/學校營養午餐選用環境友善蔬菜/

「從家長會就在推這事情,但郝龍斌拒絕。我們找過學校和廠商開會,確認採用環境友善蔬菜大概加10-15元。經全校調查,大多數家長願意加價選吃有機午餐,我們只要求市府處理中低收入戶的部分。但郝龍斌拒絕,並回說:『我是食品營養學博士,其實這些東西吃到肚子裡都一樣。』」

「我們談的不只是吃環境友善蔬菜健康,更是談對臺灣環境的影響,如果臺北市都改用環境友善蔬菜,對於市場會有強力的支撐,其他縣市就會跟進,臺灣可以快速透過有機營養午餐的推動進行轉型,土壤和水就不用再被農藥污染。」

/能源轉型、綠屋頂/

「韓國首爾市長朴元淳當選時就提出要省下一座核電廠的政策,上任後做很多節能措施,兩年多達標。包括: 太陽光電事業安裝費低利融資、家用迷你太陽能板補助、公寓共同住宅安裝費補等。非常值得臺北市參考,韓國能,為什麼我們不能?」

「之前柯文哲說全臺北的國小要裝冷氣,我就去找認識的校長談,他們說其實比較需要的太陽能屋頂,因為這樣頂樓的教室比較不熱。」

「現在問題是, 如果學校已經有裝太陽能的,大部分大部分是申請教育部永續校園獎金, 但設置規模都很小教育局要學校綠屋頂經費自理,沒辦法那就是學校出屋頂、讓廠商做,發的電都是廠商的,但有校舍出問題還是學校負責,因此普及率低。我主張應該由市府編列預算讓學校、公務機關都裝,反正太陽能板的回收率很快,也可以迅速省電。」

市場是能大量接觸民眾的地方,不少候選人都會選在假日人多時至市場拜票,不過游藝連平日也不放過。(攝影/廖昱涵)

【候選人常常選前說一套、選後做一套,你如何堅持初衷?】

「自己本身就是社運者,其實很早就設定進入議會以後,一個議員可以請到八個公費助理,除了需要留四個選區助理。剩下的就給關心動保、環保、社福、勞工的民團直接進來當我們的專職,就負責協助民團的資料調閱或籌備,不用去奉承阿諛,直接專心服務你範圍的 NGO 。」

「名額不夠的話,就請 NGO 自立自強來用辦公室,可以直接派自己的人在辦公室,反正獲得的授權都一樣。」

【坦言有賭博等「黑歷史」,不怕被攻擊?】


「其實我現在出去都會老實跟大家講。我說實在話,現在可以不暈車、不被金錢誘惑,可能因為我以前賭博很長一段時間,錢對我來說已經是身外物了(笑)。因為曾經吸毒、打架、跟幫派出去鬧事,會知道很多教育或社會環境需要改變,讓我們孩子不要再被吸引進去,或怎麼去幫這些中輟孩子找到人生方向。」

「這是我人生的過去,那些過去累積我現在對於公共利益或正義的落實。我不會去逃避這件事,反正我現在沒吸毒、也不賭博啊。」

因經費不足,游藝目前唯一的宣傳就是把代步腳踏車掛上競選旗幟。至於常見的面紙包,出身環團的游藝則認為不環保,正思考用其他的競選小物替代。(攝影/廖昱涵)

【遠雄大巨蛋案有什麼問題?】


「簡單說就是馬英九想要一顆蛋當他的政績,讓臺北像東京。怎樣讓大家認同?最好就是直接找蓋日本東京巨蛋的人來,認為這樣臺北就可以跟東京並駕齊驅。所以他們想盡辦法讓東京的隊伍進到案子裡,最後綁標給劉培森和遠雄。拆夥後,遠雄變成主導者。市府各種放水,簽出超爛的契約。」

「郝龍斌上任後,其實遠雄根本還沒蓋,我們提出完整論述,質疑很多安全問題。郝龍斌時期我們是打到大巨蛋環評否決、監察院糾正、遠雄違約,都水到渠成可以直接解約了,可是郝龍斌就是不願意,還發建照。」


即使多了市議員候選人的身份,游藝仍全程參與大巨蛋都審幹事會,並在事後與團隊商討未來對策。(攝影/廖昱涵)

「柯文哲接任後,確實在安檢、公安調查、廉政調查、勒令停工確實做得不錯,可是不知道他為什麼動搖了?原本都已經發文要解約,怎麼突然縮起來?現在遠雄還是違約的狀態、完全沒變,市府可以主張很多違約條款:工程不當、進度落後等,都可以解約。依照 BOT 契約可以主張這是大違建,就讓法院來判。」

「現在市政府在媒體上喊說要賠幾百億,那個不是賠錢給他、什麼都拿不到,我們是花錢把它蓋的建築物買下來!市政府都不講清楚,給人感覺就只是賠錢,實際上是『鑑價收購』。」

「我們有個夢想圖,留兩棟旅館和辦公大樓,其他變公園。照遠雄估計,那兩棟樓 50 年可以賺 641 億,而遠雄目前興建費用是 260 億,完工度八成。但涉及違約事項可以求償違約金,東扣西扣差不多 200 億就能解決。當然官司會拖很久,但沒什麼好怕的,反正就放在那,像是惡性腫瘤被控制住。一旦開始營運,公共安全和交通安全都衝擊,才會是噩夢。」

「放在那邊醜歸醜,但只要忍耐一下,想想我們未來可以得到什麼空間?你身為市長要跟大家講清楚啊! 雖然法院判涉及公安可部分復工市政府還是有審核的權益啊!結果就照單全收,外表看似勒令停工,但停工只有 1-3 層樓,對遠雄開了一個大後門,外牆什麼的都可以做,有沒有真的停工大家都心知肚明

游藝幾乎都用「護樹、反巨蛋」介紹自己,有時候也會遇到民眾直接嗆聲,質疑環團就是要跟經濟發展對幹、為反對而反對。(攝影/廖昱涵)

【以反巨蛋為號召,會被選民質疑嗎?】


「會很認真跟他說明,看他願不願意聽。我們有遇過願意聽你講、最後也理解為何要反巨蛋。但也有人完全連聽都不肯聽,那就不是我們的問題,如果只拘泥在片面的資訊,那你要被騙是你自己的事。」

「我們就是把事情講清楚,願意聽就聽,不願意也尊重你。就算不是我的票,我還是願意跟你講,你願意聽我們覺得很開心,至少多一個人了解真相。」

【怎麽評價臺北市長候選人?】


/中國國民黨籍候選人丁守中/

「丁守中不用講,就是沿襲國民黨馬英九、郝龍斌一脈相傳的思維。他就說大巨蛋要讓它續建,但所有的爭議不去面對,你說這樣會讓臺北變更好,我不相信!你連自己要做事情的基本論述都不交代清楚,當選之後會用怎樣的方式對待市民?」

/民進黨籍候選人 姚文智/

「其實姚文智在準備參選前,曾經邀請我跟在地里長一起會談,也找我去討論大巨蛋重新選址的可能性。他是唯一一個公開表態當選後要跟遠雄解約的,這部分我非常肯定,但他解約後的處理方式跟我們的主張還有落差。」

「日前姚文智公開提出大巨蛋解約後,忠孝東路加蓋或地下化或封路的工安、交通改善方案,顯然還是想讓大巨蛋完工營運。其實在第一次會面時,我跟里長們就表示此一方案窒礙難行,若一定要興建大巨蛋,應該從重新選址的方向開始思考。」

/無黨籍候選人柯文哲/

「我四年前就就是投給他,在我內心深處其實希望他變好,真的很希望變回以前剛當選的柯文哲,但他自己沒有堅定的價值信仰、容易搖擺。他當然也做了很多值得激賞的事,但太多跟我的理念背道而馳,不只是大巨蛋。」

「年輕人都很喜歡柯文哲,我孩子都問我為什麼要一直罵他?但就事情做不對啊,難道要嘴巴閉著嗎?又有人說:『可是你罵到他不連任怎麼辦?如果是丁或姚當選怎辦?』我說,可是你不罵他,他就變成下一個馬英九或郝龍斌。不監督,政治人物就會變。」

「團隊成立時,就有人問說柯文哲來站臺接不接受?我說當然不!我就是要出來監督你了,站臺後我怎麼監督你?除非是黨籍關係,第三勢力不該向任何候選人靠攏。不能因為你的恩賜,進了議會之後還要跟你磕頭、變成支持者,那是不正當的。」


游藝認為,勤跑基層、讓大家從政見認識他,也感受到許多民眾對現況不滿,因此對於選情保持樂觀。(攝影/廖昱涵)

【對自己的選情樂觀嗎?】

「其實臺北市很多小市民都很關心政治,我對選情樂觀的原因是,不是每個人都只想到錢,關心公共利益或是環境的人還是很多。如果能讓沈默的大多數看見我們,願意把票投出來,應該可以選得很好。」

「市議會很多功能都喪失了。 大巨蛋取得建照前,國民黨議員林奕華提案要求:松山菸廠保留作為森林公園。我完全不知道他有提,通過後才跟我說:『下一屆不選了,留了一個禮物給你們。』林奕華的提案,當時市長郝龍斌不願做,依照制度議會可以杯葛預算,但是就是沒有。」

「我覺得有時候很多議員講得好聽,實際要做事時,明明手上有籌碼都自己放棄,後來才知道他們是為了和市府爭取工程款。你看議會除了李慶鋒、周柏雅、王世堅、黃珊珊,沒有人在監督大巨蛋,大多都只是在媒體上講個一兩句而已 ,甚至還有人進遠雄工地開記者會,幫遠雄恐嚇臺北市民。」

「我天生就是樂觀,以選區居民給我的回饋,當選應該不是問題,只是不希望吊車尾啦(笑)!這次選舉是我們抗爭11年的成績單,到底臺北市民對反巨蛋的認同度多少?如果票開得好,會對政治人物會產生壓力。希望小市民可以團結,透過選票告訴政府:我們真的很生氣你們這樣子做,所以要讓游藝到議會監督你們。」



【為什麼沃草企劃「議員給問嗎」專題報導?】

2018 年的議員選舉,有許多選區出現《沃草》讀者關心、具有話題的議員參選人對戰組合。為了讓更多公民朋友了解這些參選人,進而在投票時選出符合自己理念的議員,《沃草》開啟了這個系列報導,預計在多個北北基選區中,專訪兩位以上的參選人。

因為時間和成本考量,目前《沃草》先針對北北基的選區進行多個對戰組合專訪,所以可能無法涵蓋每位公民關注的參選人。如果能得到更多社會資源支持,我們將能開啟更多新選區的計畫,製作更多「議員給問嗎」的好報導囉!

定期定額支持餵養《沃草》、帶來更多精彩報導:
https://watchout.backme.tw/checkout/332/2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