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沃草

台大教授黃長玲:蔣中正銅像不只是威權象徵 還可能是外來政權的代表

日期
2018-7-5
作者
薛翰駿
×
Musou editor

生於鄭南榕和詹益樺為臺灣獨立建國自焚那一年十月,府城鄉親,讀過軍校,學過歷史,跑過新聞,現在到立法院觀摩貴族語言如何編寫。

(國立臺中教育大學的蔣中正銅像曾被抗議者Kuso,並在旁邊花圃掛上臺灣獨立的旗幟。在校內的「摸索社」等學生社團抗爭取下,校方已於今年5月8日移除銅像。圖片來源:全台裝置藝術蔣FB

《促進轉型正義條例》在去年底通過後,由於條例明訂必須「清除威權象徵」,如何處理臺灣各地的蔣中正銅像也成為中華民國政府與臺灣社會要面對的課題。國史館今(5)日邀請台大政治系教授黃長玲,演講「銅像政治:臺灣與國際經驗的比較」。黃長玲除了介紹各國銅像背後蘊含的政治意義,也指出臺灣的蔣中正銅像除了是威權象徵,對很多人來說也是外來政權的代表。而移除這些銅像的過程,其實是臺灣社會實踐民主的機會。

黃長玲指出,政治學上有所謂的三波民主化浪潮,第一波民主化浪潮的核心是十九世紀時西歐國家的一般國民及女性爭取公民權,第二波則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各殖民地的反殖民、去殖民,第三波民主化的核心議題就是「反威權」,例如東歐國家擺脫蘇聯衛星國的身份、臺灣及鄰近的菲律賓、韓國,也都是第三波民主化浪潮的國家之一。

她也說明,西班牙的案例也可以給剛剛民主化三十年的臺灣借鏡,西班牙在民主化後三十年也都不處理威權象徵,到處都是佛朗哥的銅像跟以他命名的紀念街道,直到2007年,他們才通過法案,決定徹底移除這些東西,所以大街小巷的佛朗哥銅像和以他命名紀念街道都被移除。

黃長玲指出,「轉型正義」談的就是怎麼去除過去威權體制、國家對人權的侵害,像是蔣中正銅像這種威權象徵,對民主國家來說就是要移除,但這個看起來自然而然的事情,仔細去看的話卻有很多複雜的問題。

她指出,銅像除了威權遺緒以外,還可能會有其他的爭議,大概可以分為三類,第一類是國族主義的爭議,銅像同時是外來者的象徵;第二類則是種族平等的爭議,銅像主角是優勢族群,與種族壓迫相連;再來最後一類就是歷史正義,銅像想呈現的意義違背了歷史事實。

針對第一類國族主義的爭議,黃長玲舉烏克蘭處理列寧銅像為例,列寧本人從來沒有統治過烏克蘭,但他的銅像對烏克蘭人來說就是象徵蘇聯對於烏克蘭的壓迫,烏克蘭人在2014年開始針對列寧銅像抗爭,2015年立法全面清除,但你如果覺得列寧長的特別英俊瀟灑,想在家放超大列寧銅像,你還是有這個自由,重點在於公共空間不可以有列寧銅像。

此外,愛沙尼亞首都塔林的「塔林解放者」 雕像也是類似的狀況,「塔林解放者」被設計成蘇聯士兵的樣子,言下之意就是因為蘇聯進來把愛沙尼亞從納粹手中解放出來,但從愛沙尼亞人的角度來看,二戰結束前,納粹就已經走了,塔林當時是個中空的狀況,早就獨立自由了,反而是你們蘇聯人不請自來。

愛沙尼亞政府後來就把「塔林解放者」的銅像移到郊區的墓園,主題是「戰爭的死難者」,希望大家不要追究這些死難者是蘇聯人還是愛沙尼亞人。雖然政府想要達到這樣的效果,但是仍有民眾不買單,還是跑到墓園去對「塔林解放者」雕像潑漆。

而臺灣的例子則有台南市的孫文銅像。原本台南市有一個孫文銅像,本來市政府因為銅像年久失修,想以安全理由移走,但中國國民黨議員去抗議之後,賴清德後來就收手不做了。但他不做就有人幫他做,公投盟的蔡丁貴教授後來就去把這個孫文銅像拉倒,講到蔡丁貴拉倒銅像時有聽眾鼓掌叫好,黃長玲則呵呵表示「這裡顯然有蔡丁貴教授的粉絲」。

黃長玲接著特別要大家注意看,孫文銅像被拉倒後寫的是什麼?「ROC OUT」,孫文其實沒統治過臺灣,但對國族認同不同的人來說,他代表的不見得是威權統治者,而是外來政權。而2015年開始出現的「全台裝置藝術蔣」也是,許多蔣中正銅像被kuso後都被掛上了台灣獨立的旗幟,甚至被噴上「解殖建國」、「破華立台」等字樣,這也都是非常清楚的國族主義訊息,這些行動和反對威權遺緒不見得背道而馳,但裡頭有更多反對外來者的主張。

針對第二類種族平等的爭議,黃長玲則舉出像是南非2015年出現的Rhodes Must Fall運動。Rhodes是出生英國的殖民地長官,信奉「改良版的帝國主義」,藉由在殖民地的採礦特許成為富商,以他命名的Rhodes Scholarships獎學金目前都還是學界非常尊榮的一個獎學金,柯林頓總統就是拿這個獎學金的。但南非人認為這個所謂的富商,事實上根本沒有經過他們的同意就跑來殖民,由開普敦大學開始,國內後來就把許多Rhodes的銅像拉倒。

但當這個運動傳回英國的牛津大學,牛津大學不但沒有讓步,還出現一個奇妙的轉折,牛津大學有些捐款人直接威脅牛津大學,你如果把Rhodes銅像拿下來,我就不捐錢了。

有關第三類歷史事實詮釋的爭議,黃長玲則用匈牙利2015年的納粹佔領紀念銅像為例,匈牙利塑立了一個老鷹盤旋於天使之上的銅像,老鷹表示兇猛的納粹德國,匈牙利就是高貴純潔的天使,被兇猛的納粹德國虎視眈眈。但這個雕像被許多匈牙利的猶太人和關心民主與真相的人抗議。

黃長玲指出,一般都以為納粹是德國獨有的,但在納粹在當時的歐洲事實上是一個國際運動,就像是共產主義,只是一個是右派的一個是左派的,其他國家也有和德國納粹一樣的政黨,也有非常多人是納粹的同情者跟協力者。匈牙利政府在二戰期間把猶太人主動送到德國,死在集中營的匈牙利猶太人約有五十萬人,使得匈牙利境內剩下十幾到二十萬猶太人。因此許多人覺得匈牙利你這個國家,自己就是一個協力者、就是一個加害者,現在立這個銅像非常偽善。

黃長玲表示,銅像處理不外乎三種做法:移除、安置、改造,我們要思考的是在過程中,怎麼把威權象徵轉化為民主資產,全國各地的許多中小學都還有蔣中正銅像,而且通常是面對大門口,所有的教職員工生都有一個機會來討論,我們為什麼要把銅像移走?移去哪裡?在這個位置以後又要放什麼?此外,像是大溪的「蔣公銅像公園」,叫「蔣公」實在太封建,附近的「蔣公陵寢」也是太封建了,我們要一起來想新的名字,這些過程也都是民主的實踐。

相關議題
相關場邊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