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沃草

政府機關派遣承攬人員不減反增 朝野要求立「派遣專法」

日期
2018-5-28
作者
廖昱涵
×
Musou editor


勞動部長許銘春表示,「派遣專法」勞資雙方無共識,下會期要送出政院版也很困難。(攝影/廖昱涵)

臺灣 2017 年從事部分時間、臨時性、派遣、承攬的「非典型勞動」突破 80.5 萬大關,大幅使用的政府更應該帶頭減量。今(28)日朝野立委紛紛質疑公部門非典人力不減反增,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就指出,公部門「派遣」人力的確下降,但只是改用「承攬」,其實都是非典型勞動。政府的派遣減少幾百人,但承攬卻大幅增加兩千多人,他認為只是從派遣「偷渡」到承攬罷了。

對於朝野立委關心的「派遣專法」立法時程,勞動部長許銘春面則面有難色表示正在努力。她說,雖早在 2014 年曾提出版本,但因涉及派遣比例、適用派遣行業別該正面或負面表列等爭議,勞資沒有共識,即使下會期還是有困難。

王育敏認為,派遣公司的「抽成」未法制化,讓派遣人員的薪資要「碰運氣」,更可能造成同工不同酬。(攝影/廖昱涵)

中國國民黨立委王育敏指出,目前派遣公司抽成問題嚴重,就有要派公司(企業)明明給了五萬的薪資,但派遣公司竟抽六成,最後派遣員工只領三萬多的情況發生。王育敏質疑,派遣公司抽成的比例不一,派遣專法不立,難道他們的權利保障「要看運氣」嗎?

勞動部長許銘春表示,依照《勞基法》約定,多少工資還是要給,這樣抽成其實已違法,要申訴。王育敏追問,既然現行沒有專法,派遣工的權利又該如何保障?許銘春則認為現階段可以靠勞檢,因《勞基法》是最基本的保障,「我們也呼籲被剝削的勞工要出來申訴。」

王育敏接著質疑,派遣工的雇主到底是誰?是拿薪水的派遣公司,還是指揮監督的要派公司(企業)?許銘春回應,雇主其實是企業,但其責任是在性平和職安部分,不能讓他們覺得這是派遣公司的事,是加強保障勞工權利。王育敏最後呼籲,公部門的派遣人員可以在賴清德一聲令下加薪,但私部門的派遣工卻無法,也沒有帶動效果,勞動部才是他們的靠山。

而近來經營原民台的原文會就有承攬人員疑似因工作負荷過重病逝的憾事,其後續責任歸屬待釐清。民進黨立委林靜儀就認為,原民台所運用的「自然人承攬」方式,其實是在勞動部頒布的「政府機關(構)運用勞務承攬參考原則」中寫明「除非有必要,否則應盡量避免」。

林靜儀說明,原民台除 182 名正式人員外,還有 72 名的勞務承攬,主要就是記者、編輯、導播、製作人。明明固定參加編輯會議,被主管指派路線,也就是說原民台就符合雇主「指揮監督」的定義,但卻是用「自己當自己頭家」的「自然人承攬」的方式約聘。甚至,她質疑原民台用 72 個分批承攬,有違反《採購法》第 14 條分批採購、規避法規之虞。

工程會副主委高福堯解釋,分批採購有其特殊目的,在施行細則中明定有些可以分別採購,如不同的項目。而原民台分批採購可能涉及不同專業領域,要機關就其工作去做認定,他也不敢現在就擅自替他們解釋。但林靜儀語帶諷刺表示,所以不同記者跑不同路線,這樣就算不同領域?這 72 人難道都做不同的事情?她要求工程會後續釐清。

林靜儀質疑,比起派遣,公務機關有更多「勞務承攬」人員,他們的權益如何把關?(攝影/廖昱涵)

林靜儀指出,公部門只替四千多人的派遣人員加薪,但政府機關中還有高達四萬多名的「勞務承攬」,他們的薪資平均才 23K,比派遣人員更低,大多從事清潔、傳送、保全等工作。她質疑,政府對於這些更低薪的人會有什麼作為?

目前承攬只看「工作成果」,並沒有規定廠商要用多少人來完成。但林靜儀指出:「很多是長期的!所以他們這些被承包、被派遣的人,薪資在合約裡不能寫嗎?」她質疑,難道政府發包下去就算了,這些人被剝削就不管了?

高福堯急忙解釋,工程會在發標文件中載明,員工的薪資、勞健保、退休金等固定費用是不列入投標的報價,換句話說廠商對於這些費用不可任意調整,必須符合一定金額。他說目前也明訂勞動派遣保護等項目,把廠商支付薪資能力和福利都納入評選中。

所謂「非典型勞動」是指從事部分時間、臨時性、派遣、承攬的工作者。在臺灣,有越來越多的非典工作者工作內容幾乎與正職相同,但福利待遇與薪資卻矮一大截。由於近日賴清德宣布政府將帶頭替派遣人員加薪至三萬元以上,立法院社福衛環委員會今日特要求勞動部及相關部會就非典勞動檢討、因應進行專題報告。

相關議題
相關場邊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