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沃草

當年威權加害者侯友宜「奉公守法」說 準促轉委員:選擇執行惡法仍要負責

日期
2018-4-25
作者
廖昱涵
×
Musou editor


準促轉委員們至立院備詢,由左至右分別為張天欽、楊翠、葉虹靈、彭仁郁、尤伯祥、許雪姬、高天惠 Eleng Tjaljimaraw、花亦芬。(攝影/廖昱涵)

中國國民黨新北市長參選人侯友宜被質疑過去專抓黑名單,他回應是「奉公守法」、轉型正義沒必要這樣,引起不少爭議。對於這種「依法行政」的說法,準促轉委員、律師尤伯祥今(25)日備詢時表示,轉型正義就是要告訴執法者:「依法行政絕對不會是擺脫個人道德責任的藉口。」雖身在公門,但永遠有選擇的權利,「如果你選擇惡法,就要為這樣的選擇背起責任。」

今日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排審促轉會人事案,準主委黃煌雄、準副主委張天欽、準委員楊翠、葉虹靈、彭仁郁、高天惠 Eleng Tjaljimaraw、尤伯祥、許雪姬、花亦芬至立院備詢。

民進黨立委段宜康有感而發表示,納粹戰犯、東德衛兵都說是聽命行事,但法律之外,應還有良知。又假如聽命行事的人被長期灌輸這樣的觀念、認為自己沒錯,如果被訓練成這樣,那責任就應在訓練他的人身上。段宜康說:「我們不去追究執法人員,那我們應該就追究訓練他們的人,但我們都沒有做,而是叫受害者往前看」。他指出,若繼續不面對,累積下去的話未來將負更大的責任。

由於中國國民黨立委林為洲質疑,若促轉會認定貨幣上面有威權象徵,宣稱要清除恐花上百億。並要求台下的促轉委員表態是否更換貨幣?此舉引起準促轉委員張天欽在台下嗆到:「這不是 yes or no 的問題啊,不然叫小學生來做就好啦!」不斷指出這並非簡單的事。


段宜康指出,正義不能用價格衡量,轉型正義從來就不是簡單愉快的工作。(攝影/廖昱涵)

段宜康也藉著林為洲的話質疑,難道「面對去除威權象徵時,我們的考慮是價格?我們用價格去衡量正義?」他高分貝表示,轉型正義從來不是簡單、愉快的。

段宜康感嘆,當我們看到每個 228 事件、白色恐怖的悲劇個案,「都說這些人好可憐、那些人好可惡」,但談到可能要改變路名、校名甚至貨幣等等對於生活造成不便的時候,卻又會說:「用得好好的幹嘛要換?」他感嘆:「這是臺灣社會的悲哀,我們共同縱容的。」

民進黨立委李俊俋則質疑,加害人、被害人間的認知差距是轉型正義中困難的工作,他舉例:像是日前有人就認為自己是「救援失敗」。此暗諷侯友宜之舉,也讓備詢的黃煌雄笑了出來。李俊俋質疑,「他根本不是去救援,是執行威權統治者的命令吧?」黃煌雄也立刻點頭同意。李俊俋提醒,到現在加害人還出來大搖大擺說只是救援失敗,要怎麼縫合傷痕是促轉會的大問題。

貨幣是否更換議題一再被中國國民黨立委提及,黨籍立委李彥秀便要促轉會委員針對貨幣議題表態。當她問及是否認同貨幣上有威權象徵時,九名促轉委員有志一同的迅速舉手贊成。但有趣的是,李彥秀再問到是否要更換貨幣時,促轉委員們並沒有全員舉手,顯示意見的分歧。

時代力量立委林昶佐則質疑,主委黃煌雄不斷將「和解」掛在嘴上,他擔憂轉型正義並非「兩邊在吵架,你當和事佬就好了」,和解不是這麼容易。他說,要讓受害者理解真相並原諒、讓加害瞭解責任,不是道個歉就好,都要花很都多心力。他再度強調:「真相咎責都不完全,要受害者一味原諒,這樣很不公平!」

黃煌雄則解釋:「真相公義和解,這是我對促轉會的六個字」。他表示進入促轉會後要挖掘真相、面對真相,再釐清責任、伸張公義,以達到降低衝突、構成和解,重申「不是直接從真相跳到和解,還是有釐清的過程。」他說,要加強對話,增加信任,才能促成和解。


準促轉委員葉虹靈(右)表示促轉會應該「見樹又見林」,不只針對單一事件,也應防堵白恐架構再啟。左為準促轉會主委黃煌雄。(攝影/廖昱涵)

民進黨立委周春米針對未來促轉委員想調查的案件質詢,前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執行長、準促轉委員葉虹靈則表示,促轉會要完成的國家報告,是國家要告訴民眾,國家過去做錯了什麼事?怎麼彌補?怎麼預防再犯?「整個拼圖要出來,要見樹見林」並非單一事件就可以解釋。

葉虹靈認為,單一事件可以讓故事更有血有肉,但「要有加害結構說明,或加害結構在不同時期的變遷」,提出框架才可以讓大家知道白色恐怖的機制是怎麼運轉的,並讓它不再發生。

由於立法院外反年改抗議如火如荼、抗議的暴力程度不斷升級,甚至攻破大門。基於安全考量,召委段宜康裁示今日會議於下午五點半左右結束、明日繼續質詢。

相關議題
相關場邊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