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沃草

「排協連灌人頭都逾期繳費!」 體改爆重大弊端體育署卻裝死不管

日期
2018-3-27
作者
薛翰駿
×
Musou editor

生於鄭南榕和詹益樺為臺灣獨立建國自焚那一年十月,府城鄉親,讀過軍校,學過歷史,跑過新聞,現在到立法院觀摩貴族語言如何編寫。


(排球協會改革派理事參選人、律師沈俊豪(左)及體育改革聯會發言人張祐銓(右)召開記者會控訴體育署放任逾期繳費的人頭會員影響排協選舉。攝影/薛翰駿)

《國民體育法》在去年世大運民氣下終於完成修正,開始開放一般人入會參與運動協會,蔡英文政府雖宣示體育改革,卻放任協會舊勢力把持選務,不但在預先登記階段就出現大量人頭,排球協會更出現81%會員根本沒在期限前繳費,卻取得投票資格的離譜狀況。體育署長林德福面對事證確鑿的檢舉,卻雙手一攤表示無法處理,要檢舉者直接去法院提告,使得蔡英文政府喊得義正嚴詞的體育改革,淪為一場笑話。

體育改革聯會今(27)日在立法院中興大樓舉行記者會,出示他們在排球協會會員繳費期間每天站崗的紀錄以及比對監視器畫面結果,說明排球協會宣稱完成繳費的4321名會員中,有3504個會員不但是排協的人頭會員,而且根本沒有在排協自己訂下的期限前完成繳費。

面對這樣的狀況,體育署只要求排協提供這3504人寫切結書證明自己有意願加入不是人頭,排協最後提供了2980份切結書,體育署就要讓他們通通成為會員,無視他們自始就逾期繳費,根本不應該成為有投票權的會員,意圖放任這2980個人頭繼續佔據整體會員3797中的78.5%,左右整個協會的選舉。

體改聯發言人張祐銓表示,排協大量灌人頭會員已經很不應該了,如果在繳費期限前完成繳費,他們還真的很難說什麼,但排協這次3504個會員,根本連在排協自己規定的2月5日前完成繳費都沒有。

他指出,在2月5日繳費截止後,體育署問排協繳費狀況如何,排協卻都答不出來,隔天再問也一樣,這種繳完費都有紀錄,電腦馬上就可以統計出來的東西,排協卻在一個月後才提供一份書面報告說明,4321個完成繳費的會員中,有3504人被分為29筆,都是到排協現場繳費的。

張祐銓表示,按照體改聯成員呂季鴻在繳費期間到排協門口站崗的紀錄,不可能有這29筆現場繳費,他們提出質疑,並因此跟體育署申請到了繳費期間的排協門口監視器畫面,他們逐日比對排協自己報告中提到那29筆繳費日期,發現許多不可思議的事。

他指出,例如排協說有人前後來代繳了二次,但幾天的監視器畫面根本沒有人重複出現。而最離譜的是,就算用最寬鬆的解釋,那三天頂多只有6人可能到排協完成這3504人、29筆的繳費,但這樣換算下來,這些會員平均花不到3秒鐘就完成查驗身分證跟繳費,依照實際的繳費狀況,至少要一分鐘來講,這根本是不可能的。

張祐銓表示,排協根本是先看他們改革派有多少人完成繳費成為會員,再計算要替幾個自己預先登記的人頭繳費,才能完全掌握選舉,所以才會在二月五日後繳費,被發現有問題之後,才編造他們是在二月五日前繳費的謊言。

他說明,按照體育署規定的限額連計法,每張選票不能投超過一半的理事,排協應選35席理事,選票上最多會有17席理事。就算按照體育署講的踢出沒有切結書的人,剩下的2980人仍舊佔了目前全體會員的78.5%,就算剩下的21.5%都支持改革派,排協舊勢力只要把這2980人、78.5%分為二組39%或三組26%來配票,都會使得改革派連一席理事都拿不到。

改革派的排協理事參選人、律師沈俊豪表示,如果真的按照林德福講的透過訴訟來處理,司法途徑一走就是三、四年,選舉都結束了,這一任的理事也都卸任,這樣還有意義嗎?體育署明明有許多的行政措施可以處理,卻都一直裝死。這次的改選連排協自己訂的遊戲規都沒有遵守,蔡英文政府成立選務監督小組的意義在哪?

張祐銓表示,體育署明明可以像撤銷排協提不出切結書的524人一樣,撤銷全部這3504人的投票資格,如果按照林德福說體育署不能處理的說法,那去年的國體法就是修假的,沒有意義,請蔡英文政府先跟全體國人道歉,承認去年底喊得義正嚴詞的國體法修法有疏漏,體育署依舊無法處理單項協會,是他們執政的疏失,並立刻提出新的國體法修法,補強漏洞,讓體育署有權責處理這麼離譜的弊端。

他也表示,若是修正後的國體法和現行法制就可以處理,是林德福擺爛,那教育部長潘文忠就應該立刻撤換林德福,換上可以處理此事的新體育署長,否則這種放任協會舞弊,繼續讓協會剝削選手的假改革,會是蔡英文政府最大的恥辱與爭取連任時最大的話柄。

相關場邊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