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沃草

新勞長許銘春允諾年底提出《最低工資法》 但內容一問三不知

日期
2018-3-13
作者
廖昱涵
×
Musou editor


江永昌認為「高階人才會出走,基層的人也可能出去變移工」,政府不該再拖延最低工資立法。(攝影/廖昱涵)

民進黨立委江永昌今(13)日質詢《最低工資法》時程,新任勞動部長許銘春信心喊話,2018年底會送進行政院,並表態願「負責」。江永昌進一步詢問許銘春對於法案的審議、模式是否「心裡有底」?許銘春則頻被考倒,多次一問三不知、尷尬表示草案還在彙整中、「會再了解」。江永昌不滿表示,既然已經準備這麼久,勞動部應有實質答覆才對。

「民進黨對勞工的照顧還要只聞樓梯響?」江永昌不滿表示,《最低工資法》是2015年時蔡英文競選總統的政策,連時代力量都要提公投了,政院草案何時要送出來?

接續前部長林美珠的承諾,許銘春表示,最低工資法草案會儘速在今(2018)年年底送至行政院。她解釋,勞動部召開相關座談會、蒐集相關各國審議機制,已在北中南花東開過五場公聽會。但勞資還有歧異,法案仍在彙整當中。許銘春更表示,若承諾跳票願負責。

江永昌以資料表示,目前的工資審議存在遭行政院介入的困境。他解釋,依照〈基本工資審議辦法〉,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在2012年8月,本來決議要調幅1.42%,被當時的行政院以「經濟前景不明」打槍。時隔一個月,時薪調漲、但月薪被行政院暫緩調整。2013年9月,行政院自行審核通過,設立要消費者物價指數年增率3%以上,才能夠召開基本工資審議會的門檻。

江永昌抨擊,過去行政院的行政命令及政策介入基本工資的審議。他質疑,這次的草案是否可以明定公式、定期召開解決此困境?許銘春僅簡短回應:「會盡量。」

江永昌則進一步質詢「基本工資立法和〈基本工資審議辦法〉差別在哪?」、「還有哪些問題?」而許銘春似乎仍未抓好答詢的節奏,多回應:「未來立法過程會再了解」,未給實質答覆。


新任勞動部長許銘春(右)遭江永昌批評答詢過於空泛,行政院長賴清德在旁也急幫許銘春答覆問題。(攝影/廖昱涵)

面對許銘春答詢支吾的狀況,江永昌轉向賴清德抱怨:「勞動部還要去做功課啦!」賴清德則緩頰表示,因為還在搜集資料中。

江永昌大表對於期程的不滿:「可是我們民進黨重新執政已經兩年啦!」 聞此,賴清德急解釋:「其實民進黨執政一年多來,對於基本工資的調整幅度遠比之前大喔。」表示這反映執政黨對於勞工的關心。

賴清德也強調,要解決低薪,《最低工資法》當然是配套之一。但他認為,最重要還是發展經濟,當投資機會多、工作機會多,勞力也是商品,自然會提高,行政院抱持不偏廢的態度。

「高階人才會出走,基層的人也可能出去變移工。」江永昌表示政府急忙解決企業五缺,那基層勞工的生活要怎麼照顧?他引2017年數據指出,領基本工資的人達200萬人,其中有163萬是本國勞工。而領兩萬以下薪資的人高達40萬,其中20-24歲佔將近十萬人。

江永昌表示,如果這些人沒受到基本生活保障,也會考慮往其他國家去。參照現況,他表示其實基本工資法刻不容緩!

但賴清德回應,據他掌握的數字,並沒有40萬人這麼多。對此,江永昌解釋,昨天才跟主計總處詢問,數字可以再確認,但不影響急迫性的事實。

回到實際草案內容,江永昌說明,目前實施《最低工資法》的有171個國家,以法律位階立法的有100個。像德國使用多元最低工資制度、南韓則使用單一最低工資制度。他問許銘春會參考哪種制度?許銘春回應,會整體考量、再斟酌國情適合與否,目前還在研議當中。

江永昌又追問,到底這次的立法,是經濟果實的分享,還是最低生活費的維持?許銘春答:「我覺得都要考量吧。」但立刻遭江永昌則質疑,這兩種立法方向的參數完全不一樣。

質詢最後,江永昌遺憾表示,許銘春心中顯然並沒有「一把尺」或做足功課,以致回答空泛,「假如現在大家討論差不多,你們也準備很久,那應該有所答覆啊! 」



對《勞基法》還是霧煞煞嗎?更多修法比較,歡迎到沃草「議題實驗室」一起討論!

相關議題
相關場邊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