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沃草

國民黨提供民眾服務社辦公室恐被認定附隨組織!國民黨代表:都是為民服務有什麼關係?

日期
2018-2-2
作者
廖昱涵
×
Musou editor


中國國民黨代表、考紀會主委魏平政出席不黨黨產處理委員會聽證會,力駁中國國民黨與民眾服務社間的附隨關係。左為黨產會委員羅承宗。(圖片截自沃草國會無雙直播)

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繼昨(1)日大動作對遲遲拒簽署行政契約的婦聯會開鍘,今(2)日則對另一組織——「中華民國民眾服務總社」進行附隨組織認定聽證會。民眾服務社未派員參加聽證會,但與會的中國國民黨代表、其考紀會主委魏平政,對於國民黨提供辦公室等資源給民眾服務社的疑慮加以辯駁。魏平政表示,民眾服務社的宗旨就是服務,「和我們黨的立場一樣。可以為民服務,支援人力有什麼問題?提供辦公處所又有什麼問題?」他舉例,就如同律師公會也會在法院有自己的空間,與是否為附隨組織無直接關聯。但聽證會主持人、黨產會發言人施錦芳立刻表示,政府單位提供職務相關者休息或業務聯繫空間,國民黨以律師公會與法院舉例並不妥當。

根據黨產會日前公布的調查報告指出,1946年中國國民黨中執會通過加強民眾運動案,要求各級黨部儘量籌設民眾服務處,並在1953年開始大規模設立民眾服務站。各地成立後,中華民國服務社於 1962 年成立。

經比對,中國國民黨於全國共有135處黨部,共有125個國民黨黨部和各地民眾服務社位於同一地址,比例超過92%。且曾多次協助中國國民黨進行輔選業務。在人事方面,民眾服務社歷年的理事長、常務理監事幾乎都由中國國民黨幹部出任。

而在今日的「中華民國民眾服務總社是否為社團法人中國國民黨之附隨組織」聽證會中,由於主角民眾服務社人員神隱、未派員參加。使得與會專家學者及黨產會委員的砲火,只好都落於中國國民黨代表魏平政一人身上。

魏平政首先指出,當時百廢待舉,很多人民團體的草創都是由中國國民黨支援,黨工也會蒞臨指導,這並非就是附隨。他抨擊,報告內不斷引用中國國民黨中央工作會議、中常會資料是「非常危險」的。他認為,這些報告不代表一定會成為政策,還是要通過從「是否落實」判斷,但在報告內沒有看到政府是否比照辦理。魏平政痛批,報告根本斷章取義。

即便黨產會委員羅承宗拿出中國國民黨於2000年所出版的《中國國民黨台灣省黨部一甲子年史》一書質疑時,魏平政也指出,該書只是文宣品,「可能有一定程度的誇大」、參考價值待檢驗。此話引起現場委員一陣譁然,但魏平政仍正色強調,黨產會若引用一個沒有經過學術探討的書籍可能參考價值不大,應以政府機關的正式文件為主。


黨產會委員連立堅(左)質疑中國國民黨為民眾服務社的「上級」組織,但魏平政反駁稱呼上級只是出於禮貌。(圖片截自沃草國會無雙直播)

黨產會委員連立堅則質疑,民眾服務社於2016年的監事聯席會議中通過當時包含當時中國國民黨秘書長莫天虎等人入會,但莫天虎同時又以「上級指導」的身分致詞。連立堅質問,為何一個聲稱獨立單位的民眾服務社會有上級指導單位?

魏平政解釋:「上級指導就是禮貌性稱呼」。就像扶輪社、獅子會有縣市長或議員來致詞也稱「上級」,並不一定會遵照辦理。並用黨產會主委林峯正開玩笑表示,「林峯正來我們也會說上級指導啊!」魏平政表示,這樣能否認定附隨組織「有待商榷」。

黨產會委員張世興則質疑,民眾服務社從第三屆開始,都由中國國民黨的秘書長擔任理事長,一直到至今的第八屆。常務理事也是由中國國民黨的主委級人物擔任。他質問:「這是貴黨的業務嗎?」

魏平政回應,該社的章程內有規定會務的選舉辦法,「為何要提出這樣的名單,要問那時候的人」。他認為委員們都聚焦在理事長是中國國民黨的秘書長,但這樣「太過狹隘」,應該要去檢視他們的其他身份。魏平政也無奈表示,人民有集會結社的自由,因為國民黨身份加入就被說是附隨組織,「這樣很跳tone」。

面對魏平政一概否認,與會學者、政治大學國家發展所教授李酉潭則以中國國民黨「失聯黨員」的身份苦勸該黨應積極面對轉型。他引用東德最後一任總理Lothar de Maizière來臺演講的發言指出,從外部建立機制清查黨產,目的不是要剝奪共產黨的參政權,而是在威權轉型中,建立政黨公平競爭的環境,警惕政黨未來不得把國家財產當作私產。

李酉潭指出,前身為東德共產黨的民主社會主義黨雖在清查黨產的過程中,一方面宣稱被迫害,但另一方面也深知黨產不解決,這個黨未來就無立足之地。最後,民社黨與聯邦托管局達成協議,同意放棄所有財產,僅留下四處東德還未成立前就有的動產與不動產,且隱匿財產須支付雙倍罰金。

而另一位在香港成長但具有臺灣國籍的與會學者、成功大學政治系教授梁文韜發言則被魏平政質疑,不曾參與過民眾服務社事務,沒有資格參與討論,且直指:「我認為應該要用你的親身見聞來了解,不是引用別人想法」。這讓梁文韜語帶怒氣表示:「難道所有研究性工作者的學者都要去當性工作者嗎?」他指出,黨產會都做了很完整的資料整理,「我看不到任何理由說不是(附隨組織)。」

在氣氛一度僵持下,聽證會主持人施錦芳緊急提醒魏平政,應就學者的發言內容提問,不應有人身攻擊。

會議最後,魏平政表示,民眾服務社並未出席聽證會,這樣主角缺席的聽證會是否有效力?他也疑惑表示,雖然黨產會在聽證會15天前通知當事人,但在短短時間內要求必須陳述60年來的歷史根本來不及,「轉型正義又不是一兩天可以完成,我不知道在急什麼?」

其實,經《沃草》同仁在「數位典藏服務網」中查詢舊報紙資料,不難看出民眾服務社與中國國民黨的關係。例如下圖就是民眾替獅子鄉民眾服務社救火,事後「黨」特別撥獎金予以鼓勵。

圖為《臺灣民聲日報》報導民眾替獅子鄉民眾服務社救火,事後「黨」給予鼓勵。(圖片取自「數位典藏服務網」



相關議題
相關場邊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