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沃草

為何遞紙條給蔣萬安? 黃國昌:因國民黨黨團幹部對民進黨「停止討論」戰術無作為

日期
2017-12-2
作者
廖昱涵
×
Musou editor



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參加《沃草》「罷免給問嗎?」解釋,會遞紙條給中國國民黨立委蔣萬安,是因為其黨團幹部對民進黨欲終止杯葛之戰術無作為,只好藉紙條要蔣撐住。(圖片取自《沃草國會無雙》直播)


上週在《勞基法》審查杯葛中,一幕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遞紙條給中國國民黨立委蔣萬安的畫面,引發各種揣測和想像空間。黃國昌在參加《沃草》「罷免給問嗎?」活動時還原當天狀況表示,當天曾與中國國民黨黨團書記長、黨籍立委林為洲交換意見,當時民進黨傳出將在蔣萬安發言後提案「停止討論」,欲終止杯葛,但只換得林為洲笑而不語的曖昧回應。黃國昌只好和同黨立委林昶佐向台上的蔣萬安遞紙條、咬耳朵,要他撐住別下台,蔣萬安後也獲媒體封新「站神」。

上週《勞基法》修正草案進行逐條審查,因民進黨動員不力意外表決失敗,使得中國國民黨立委蔣萬安得以提案、採取不限發言時間的「冗長演說」(filibuster)杯葛戰略,使民進黨當週將《勞基法》審查完畢送出委員會的計畫破滅。

黃國昌還原當時狀況表示,蔣萬安的「冗長演說」提案意外通過後,時代力量決定先讓中國國民黨立委登記發言,自己再撐後半場。但就在第二位發言的蔣萬安在台上滔滔不絕時,台下卻傳出民進黨正在簽署「停止討論」的提案。

「可不可以提,議事規則上有可以討論空間。但是依照過去經驗,所謂議事規則詮釋,在立法院常常淪為比拳頭大小的場域,不是一個講道理的地方。反正我愛怎麼解釋就怎麼解釋,最後表決我會贏就對了。」黃國昌回憶,當時非常擔心,因為如此一來就是架空稍早得來不易的杯葛機會。

於是他與坐在不遠的中國國民黨黨團書記長林為洲討論,希望他要蔣萬安先不要下台,但林為洲只是笑了幾聲,也未直接表明是否支持該戰略。於是黃國昌與林昶佐就自行決定走上前要蔣萬安撐著別下台。

主持人笑問:「所以你一瞬間成為國民黨幹部?」黃國昌回應:「我倒不會這樣去界定」,他再次重申,當時他真的極為擔心杯葛被阻斷。

在《勞基法》修法上,一向與中國國民黨站在對立面的時代力量卻看似罕見的「有志一同」?對此,黃國昌則是語帶保留,他認為過去馬政府時代,前勞動部長陳雄文就曾提出要砍掉七天假,「結果他們(中國國民黨)什麼都不說。蔡政府上台後,他們罵得比誰都大聲,這就莫名其妙的事嘛!」

他質疑,中國國民黨到底是真心支持勞權,還是為反對而反對?至少,他就直接點名中國國民黨黨主席吳敦義應該就不是,不然不會有「交換說」的風聲,但內部的風向他也不是很清楚。

《勞基法》修法爭議,外界也曾質疑時代力量過去提「兩例」,後改為「一例一假」,是否也有他指控民進黨政策「轉彎」的問題?黃國昌澄清,去年時力沒有把重點放在「兩例」或「一例一休」,而是在於「七天假」問題。在第一會期時,還是前總統馬英九執政,當時朝野共同做成決議不能砍,結果最後要砍的卻是蔡政府。

「給雇主合理的彈性,即使勞工都不會反對」,他評論該次修法中,政府沒辦法回應勞工困境、背離當初競選承諾,所以大家才反彈。對勞工的保障,政府的回答絕對不是多加班,他痛批:「如果這邏輯可以成立的話,直接把加班上限拿掉就好,無限領加班費」。

提到勞工的困境,也有許多線上參與的網友好奇,黃國昌在質詢時總是說「已經拜讀過所有資料」,是否也深受過勞所苦?黃國昌倒是不覺得,因為過去在中研院的研究壓力也是很大,「只是工作形態不一樣」。真正不同之處在於「互動」,以前只要待在辦公室專心研究,但對於現在他嘆了口氣,要大家去看當天稍早院會處理「促進轉型正義條例草案」的情形就會理解,意指小黨斡旋不易。

此外,黃國昌所在的選區範圍很大,他表示即使整天忙碌,還是有無法服務到的選民。黃國昌說:「選民是很複雜的集合」,並舉例有次他晚上去參加選民家中的告別式,卻被選民說了一句:「沒有想到你會來」,表明投給黃國昌是希望他把精神放在立法院,而不是跑紅白帖,但當然也有選民抱怨為何邀請吃飯都不出席。

對此,他說明對於工作有一定順序,如果衝突的話,立院工作還是優先,要請選民多包涵。並難得感性的對於服務處的夥伴以及家人表達感謝之意。

相關議題
相關場邊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