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沃草

平常心面對罷免 黃國昌:對臺灣民主有信心 、安定力量別再騙

日期
2017-12-2
作者
廖昱涵
×
Musou editor


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參加《沃草》舉辦的「罷免給問嗎?」活動,向安定力量喊話:「不要再騙」。(攝影/廖昱涵)

身為《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下修罷免門檻後第一次的罷免投票成案者,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昨(1)日參加《沃草》舉辦的「罷免給問嗎?」活動,談到發起罷免的「安定力量」,一向滔滔不絕的他,罕見的思考了許久,才面露尷尬形容他們是一群「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的人。並坦言對於下週(6日)中選會的公辦說明會「沒有做什麼準備」,因罷免理由實在太荒謬不需特別回應。他反將罷免案當作自己立委任內的期中考,檢視自己是否達成當初競選的承諾,也表示「對臺灣民主有信心」。活動最後,黃國昌也向安定力量喊話:「不要再騙」。

當初時代力量黨團對於《選罷法》門檻下修也有自己的版本,黃國昌卻在法案成功下修後成為被提案罷免的第一人,但他並不後悔自己對於《選罷法》的推動,反而認為臺灣民眾除了藉由投票行使公民權外,也能在罷免投票案中體驗另一種民主,「很有積極意義」。

這次的罷免選舉,由於黃國昌認為反方的理由太荒謬不需回應,索性將重點放在重溫自己當初離開中研院、步入立法院的理由,檢視自己是否有達到競選承諾。他表示,其實每個會期結束後都有出版「向人民報告」手冊,做會期總回顧,所以對下週的公辦說明會也「沒有特別準備」。

他指出,這次《選罷法》罷免門檻下修只是「第一步」,也還有更佳精細的空間。例如,外國的罷免制度中,會對於連署書的蒐集方式、罷免理由進行審核,不僅僅是提交足夠份數就能成案,甚至會在罷免投票中同時選出接任者。

黃國昌認為,臺灣的罷免制度或許並非最好,但他相信藉由這次的投票,可以讓民眾對於罷免的行使從陌生到熟悉,未來公民意識就能越來越好,也才有進一步修法的可能,例如之前時代力量所提的投票門檻改為「簡單多數決」。

黃國昌對於「愛作秀」的批評回應:「我不是故意這樣子」。(攝影/廖昱涵)

在罷免發起團體「安定力量」所提出的罷免理由中,對於黃國昌最不滿的莫過於他推動婚姻平權。黃國昌表示,在選區的確深刻感受該議題的世代差異,年輕人感謝他的努力,老一輩則比較難接受。

但面對這些長輩,黃國昌以更柔軟的態度向他們說明歧視的可怕。曾有支持他的長輩對說:「你怎麼那麼傻,那些人才2%,別理他就好。」黃國昌表示,可以理解支持者愛護的心,但如果掌握權力的政治人物都是用「選票思維」去思考,就是容許多數人對霸凌不聞不問。

除支持婚姻平權外,安定力量也在罷免理由中批評他在國會「愛作秀」,似乎認為他在質詢台上的「爆氣」是表演成分居多,但黃國昌再三解釋:「我不是故意這樣子」。他說,從以前教書開始,他一定會事先備課,對學生也是期待能夠預習並帶著疑問來上課,「我來上課不是來聊天,是真槍實彈的」。

而這樣的習慣也跟著他到立法院,「你(立委)要了解他們(官員)做什麼,如果你看了資料就有解答,這就是浪費時間,找官員聊天」。其實,立委質詢有沒有準備,還是照助理的質詢稿唸,大家都心裡明白。他也呼籲,國會改革應為立法權加上「牙齒」,在美國國會中,議員就可以開「聽證會」,被請到國會的行政官員要實問實答不能說謊、要求的資料都要交出來。

黃國昌不滿表示,臺灣官員受詢的最高指導原則就個「拖」字,甚至可以不講或發呆,「能拖就拖、能混就混」,才讓他實在忍不住動怒。他分享,來上直播前,自己才在財委會的獵雷艦真相調閱小組中研讀資料,但直至今日資料還是沒交齊,他在禮拜一已向召委反應,但「到今天一樣啊,擺爛!」講到這裡,黃國昌又怒氣沖沖。

奇怪的是,黃國昌說「聽證權」明明是各政黨在2016年總統大選時的政見,但選後只處理了國會開放這一小部分,真正讓立法權有武器的聽證會,就一直被擱置至今。

黃國昌分享,在還沒當立委前,他就和「人民作主教育基金會」長輩一起「行腳」臺灣,推廣公投、選罷法等制度的補正。而在罷免成案後,他又遇到這群長輩,紛紛對他表示不捨,沒想到推動的成果居然害他面臨罷免。

不過他反安慰長輩,認為這對於臺灣公民社會的實踐很有意義。因此,不像前中國國民黨立委蔡正元在罷免選舉成案後要民眾不要投票,他反而要「正面對決」,鼓勵大家出門投票,並表示「要對臺灣民主有信心」。

相關場邊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