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沃草

國民黨跳過「國安法第九條」 尤美女嘆:白色恐怖受難者等不及平反、光去年就30位過世

日期
2017-11-15
作者
廖昱涵
×
Musou editor


民進黨立委尤美女嘆《國安法》第9條修法已在立院闖關長達26年,白色恐怖政治受難者還要等多久?(攝影/廖昱涵)

讓許多白色恐怖政治受難者蒙受不白之冤的《國家安全法第9條》,今(15)日終排入委員會審議,提案立委希望藉此重啟審判,向戒嚴時的不當判決討回公道,但遭中國國民黨立委、內政委員會召委鄭天財以「時間考量」為由,稱下午仍有預算解凍案待處理,因此排除該條、僅審理《國安法》其餘條文。民進黨立委尤美女感嘆:「時間是(轉型正義)最大的敵人」,去年就有30位受難者逝世,並批評司法院以程序困難拖延修法,但問題總要解決,而非擺爛。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也質疑召委「技術性不處理」此關鍵條文,再審不知何時。

臺灣於1987年7月15日解嚴,本依《戒嚴法》第10條規定,戒嚴時受軍法判決者,可以在解嚴後上訴。但當時政府卻又搶在7月1日通過《戡亂時期國家安全法》(現行《國家安全法》),其中第9條規定:「刑事裁判已確定者,不得向該管法院上訴或抗告。但有再審或非常上訴之原因者,得依法聲請再審或非常上訴。」擺明大喇喇的擋在政治受難者的平反之路上。

《國安法》第9條修法已在立院闖關長達26年,召委鄭天財今排審《國安法》相關修正草案,第9條也在此列,轉型正義似乎見曙光。但就在上午詢答都還未結束,就傳出鄭天財將不排審該條的消息,黃國昌也特地在質詢前確認此事。鄭天財證實,由於下午需處理陸委會預算解凍案,無法全部審完。故只處理行政院、民進黨立委Kolas Yotaka、中國國民黨立委孔文吉及自己所提《國安法》第2、5、7條修正草案,第9條將擇期再審。

對此,尤美女表示遺憾,因過去中國國民黨長期執政,又是多數黨,國安法第9條才會被「冰凍」至今。而現在民進黨好不容易執政、佔國會多數,不該再被「冰」。另一方面,尤美女也質疑,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已建議應修法替政治受害者平反,司法院至今有何作為?

司法院刑事廳法官陳文貴回應,最早案件遠在68年前,且大部分案件缺少卷證資料、只剩一紙判決書,證人也都過世了。此外,訴訟程序也跟以前大不同,現在是「當事人進行主義」,檢察官要提起訴訟不易。言語中透露諸多執行困難。

「沒錯!」尤美女表示,事過境遷,她當然知道要追討很難,有些證人過世、證據遺失甚至造假。但她指出,轉型正義是很多國家都面對的課題。尤其,直到今日還是時常看到德國在咎責納粹時期相關人員責任,難道他國就沒有這些問題?明明就有方法解決。

陳文貴再度重申,據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第一分組決議,該問題應設立特別委員會或修國安法處理。司法院認為,前者沒問題,但後者訴訟程序、證據法等過往今日大不相同,總而言之執行問題多且不易。

尤美女打臉回應,特別委員會無法解決已經判決的案件,且配套措施很多,只是「是要不要做的問題」。她立刻替司法院出點子,可組特別法庭,訂定特別法認定證據、政治檔案法也要同時配合解密文件,才能知道當時怎麼判決。她舉例,當時法院明明判無期徒刑,卻被蔣中正劃掉、直接寫死刑,這就是非常明顯的迫害。她難得動怒表示,目前僅剩3成政治受難者還在世,他們老人家能活著上法院才是問題!

陳文貴解釋,司法院對於轉型正義「一定是大力支持,不可能反對」,只是程序到底要透過訴訟或修法解決,還需討論。

尤美女冷回:「我想都要吧?」她說,這當然是跨部會共同努力,但總是要啟動。「白色恐怖既然透過司法用假民主定罪,當然也要透過司法手段恢復。」在旁的內政部長葉俊榮則緩頰:「大方向有,只是細部怎麼做還要討論」,表明內政部雖因執掌無法直接介入修法,但會配合一起討論。

相關議題
相關場邊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