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沃草

前瞻系列報導》台南新芽嚴婉玲:執政黨不應投機 操作前瞻成「是非題」

日期
2017-8-18
作者
蕭長展
×
Musou editor

從社會學人文關懷出發,期望能藉由深入淺出的文字,帶給廣大公民易懂而不失真的最新政治訊息。


台南新芽協會理事長嚴婉玲接受《沃草》專訪,從在地公民團體角度看此次前瞻基礎建設的各項問題。圖為嚴婉玲參與《沃草》「台南立委給問嗎」活動時,向與會台南立委提問。

「前瞻基礎建設計畫」自推出後即爭議不斷,《沃草》為此製作系列報導,從公民、在地團體的角度來解析問題。此次,《沃草》專訪關注台南在地議題、議會政治的「台南新芽協會」理事長嚴婉玲。她認為執政黨不應以投機心態,將前瞻操作成「全要」或「全反」的是非題。

備受爭議的「前瞻基礎建設第一期特別預算案」,預計在立院第三次臨時會結束前就要三讀。儘管民進黨政府強調,前瞻基礎建設能平衡長期來區域發展不均的問題,更有許多縣市首長藉此疾呼「要建設」爭取資源。然而在官員、政治人物的聲音之外,民眾如何看待前瞻?一起來看,台南新芽如何從在地角度看前瞻,又有哪些與前瞻相關、卻未被看見的問題,需要好好思考。


民眾沒有發聲管道、說明會徒具形式,官員只是來上對下「宣導」

「前瞻計畫在規劃階段,就沒有引入公民參與機制,完全就是『由上而下』決定,民眾、地方團體都沒有真正有效的溝通管道,去告訴政府要或不要。即使在地方辦理『說明會』,就只是讓中央『大員』來摸頭,還要把業績做給要選舉(縣市長)的立委,像台南是葉宜津、高雄是劉世芳舉辦。且要舉行說明會一週內才宣傳、沒事先提供資料,辦完就當作『說明了』。就我們參與的經驗來說,真的無法感受到官員想帶回地方聲音的用心,只是來從上而下宣導。」

前瞻疑慮仍多,政府應聽見人民聲音,而非操作成「全要」或「全反」

「以《前瞻基礎建設特別條例》中未訂『落日條款』的問題來說,雖然現在前瞻採取分期程推動,且條例第七條規定『次一期程預算規模不能超過前一期』,但如果要持續編列特別預算,目前法律上完全沒有約束力。從條例通過到現在,這是持續沒解決的問題,民進黨看來也沒打算就此再做出解釋或修正。」

「關於前瞻,民進黨政府所做出的各項回覆、解答,仍讓民眾有不少疑慮。在前瞻計畫龐大、內容多又項目不一,且民眾甚至連內容都還沒能搞清楚的情況下,執政黨卻企圖操作『要嘛就是全部支持、不然就是反對前瞻』,不是『全要』就是『全反』,這樣做不但投機,只要有人反對,即使反對的只是前瞻部分內容,就直接打成『全反』,也是很不好的做法。」

《前瞻基礎建設特別條例》在立院朝野黨團爆發多次激烈衝突後,才完成三讀,第一期預算案則預計於正在進行中的第三次臨時會完成三讀,不過,外界對前瞻特別條例、整體建設、預算編列,都仍充滿疑慮。圖為國民黨立委於審查前瞻特別條例時,以「撒假鈔」諷刺前瞻計畫是撒錢計畫。(攝影/蕭長展)

前瞻新增少子化、人才培育、食安三項目,應更重視「軟體」建置

「以因應少子化來說,少子化的解決策略就是讓育兒環境變得友善。台南目前的情況是,各項公設的育兒空間,在六都中都是敬陪末座,公托更是嚴重不足。如果真的有經費,可以增設公托當然很好,但不該只有硬體經費進來,如果沒有足夠師資,情況還是無法改善。」

「以人才培育促進就業來說,不應只是把人填入職缺中,還應重視勞動環境夠不夠好,地方政府執行落實後,又會長成什麼樣子,這些才是大家關注的問題。譬如,現在前瞻把『綠能科學城』放到台南沙崙,號稱要把最新科技帶到台南,但這到底能對地方帶來多少就業機會?畢竟研究人才的需求是固定的,且很可能是本來就在竹科上班的人流動過來。」

「以目前『前瞻』推動的人才培育促進就業計畫來說,很多都是舊有計畫,只是拉到『前瞻』的大框架中,沒有新意。另外,政府不該談到建設,都只想到給地方錢蓋硬體,軟體要怎麼做,才是重要的事情。無論是少子化、食安還是人才培育促進就業,這三項事情重點都不是硬體空間的建設,而是在於軟體。」

軌道建設「南鐵地下化」勢在必行,「南鐵立體化延伸至善化案」若無妥善處理恐成「南鐵東移爭議」翻版

「以南鐵地下化案來說,目前看來就是會照進度執行,難有翻盤機會。反而是前瞻計畫中『台南鐵路立體化延伸到善化案』,現在看來還有機會討論,但必須趁早。 此案的可行性研究報告書中,曾有審查委員提出建議表示,『因本案涉及新市站北移等相關工程,攸關民眾權益,建議納入在地住民意見,除辦理問卷調查外,應舉辦公開說明會廣徵民意,聽取地方民眾意見、增加民眾支持』,顯示這件案子可能會產生跟南鐵案類似的情況。因為新市站要北移,就有徵用或徵收民地的問題。但台南市政府卻以便宜行事的方式回覆表示,『以本市市議會同意函,代表在地住民意見』,形同一開始就阻斷人民發表意見的機會。」

「另外,在鐵路立體化延伸到善化的報告書中,估算將拆除至少221棟民房,其中還不包括讓鐵路在工程進行時營運不受影響、需要徵用或徵收民地設置『臨時軌』,會因此遭到拆除的民宅,可預見屆時影響將會更大。」

長期關注土地徵收議題的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曾於前瞻公聽會中痛批,軌道建設可能導致大規模迫遷的發生。圖為「前瞻基礎建設特別條例」完成初審送出委員會時,徐世榮赴民進黨中央黨部所在地舉牌抗議。(攝影/蕭長展)

設置配套公車路網及培養民眾交通習慣,必須跟輕軌建設並行

「人對於『運輸』的習慣、選擇交通工具的想像,都需要培養,甚至可能需要10年、20年才能改變。以現在從台南剛要去台北念書的大學生來說,到台北後還要習慣搭公車、捷運,才會發現不一定要靠機車。所以在這10、20年的時間內,大家可能還是會習慣使用機車。」

「認為軌道運輸很重要的人,是因為已經習慣了軌道加公車路網這樣的配套措施,在這種情況下,公共運輸系統也相對地方便。但對不需要的人來說,清楚地知道在整體配套沒完成之前,並不會帶來真正的方便。再以高雄的例子來說,捷運可能只會對遊客帶來方便,觀光客的搭乘率也比要上班、上學的通勤族來得多。台南如果設置了輕軌,短期內可能也是這個結果。」

「以台南新芽的立場,不會直接去斷定軌道建設是否有必要性,但應該要去討論現階段台南交通的問題,是不是要依賴20年後才會蓋好的軌道才能解決。雖然說,一定不會有『蓋了會毀天滅地』的問題,但是不是蓋了就可以拯救台南市的交通,我們也不認為是如此。」

前瞻不應流於「戰南北」

「前瞻『戰南北』是政治語言的成分居多,必須回頭檢視,台南有哪些建設項目。簡單地說,如果因為南部縣市爭取到很多錢,就覺得南部有受重視,那是心理效果,不代表南部必然會得到發展。日前參加《沃草》『台南給問』活動時我也指出,當地方爭取到更多建設案,代表地方政府就要拿出更多的配合款,這對地方政府的財政其實會造成相當大的壓力。所以,資源分配對南部不正義這件事,不可能只因為前瞻就得到解決,也不應該拿這個來當作爭取前瞻的話術。臺灣必須面對的是,不同區域間的資源該如何分配,國家對於南部的期待是什麼,又或者,台南人自己對台南未來的期待又是什麼,這些才是重點。」

相關場邊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