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沃草

勞動學者李健鴻:時代力量的最低工資法對勞工很不利

日期
2017-7-12
作者
薛翰駿
×
Musou editor

生於鄭南榕和詹益樺為臺灣獨立建國自焚那一年十月,府城鄉親,讀過軍校,學過歷史,跑過新聞,現在到立法院觀摩貴族語言如何編寫。

(中國文化大學勞工關係學系副教授李健鴻批評時代力量的最低工資法採計就業扶養比對勞工很不利。薛翰駿/攝影

臺灣勞工低薪的問題一直嚴重,總統蔡英文競選時也開出要訂立《最低工資法》的支票,但上任至今仍未兌現,立法院目前只有時代力量黨團及中國國民黨立委賴士葆提出的二個草案。台灣勞工陣線今(12)日舉辦「最低工資立法的困局與突破」座談會,中國文化大學勞工關係學系副教授李建鴻指出,時代力量黨團納入台灣勞工陣線的主張,採納就業扶養比計算最低工資,但其實這樣的設計思考很不周延,對勞工其實很不利。

李健鴻在座談時表示,目前有最低工資的國家中,有171國不採計就業扶養比這種家庭衡量指標,只有14個國家有採用,而且這些國家都不是一般所謂的先進國家。之所以會有這樣的狀況,就是因為實務上要認定一個家庭中有多少人是受扶養者非常困難。

他也指出,臺灣目前面臨少子化現象,人口結構中受扶養的小孩會越來越少,現在又推動年金改革,未來可能會有越來越多老人可以領年金,受扶養的人會越來越少,若採用扶養比計算最低工資,這樣的結果將會導致最低工資日後不增反減,出現下降的狀況,對勞工反而很不利。

記者會後沃草也進一步訪問李健鴻,現行主計處的扶養比並沒有排除領年金的老人,儘管有少子化現象,但是老人人口會越來越多,指標之一的最低生活支出也會隨著平均消費支出越來越高,應該不會有最低工資反而下降的問題。李健鴻則說明,撫養人口沒有排除領年金的老人這樣的設計其實不合理,各國在採計時都會排除有領年金的老人,甚至即使是兼職的童工或家庭主婦都會被排除。

他解釋,在思考法律時應該更為完整,時代力量的版本現在會計算出一個數字二萬七,短期來看可能很多,但之後反而可能會變少,這樣的設計很不周延。他主張採計消費者物價指數、後段薪資和平均薪資差距及國內生產毛額等數值的漲幅,訂出拘束性的調幅比例來促成最低工資定期調漲,不要用公式直接算出最低工資,因為用公式計算的話就不需要最低工資審議委員會了。

台灣勞工陣線秘書長孫友聯表示,勞陣舉辦這場座談會就是希望搜集各種意見,即使對法案設計的想法不一樣,但大家整體的方向都是一致的,都希望調整目前最低工資調漲的機制,讓他明文化,不要像現在一樣變成喊價式的角力。

他也解釋,勞陣主張採計扶養比是來自人權二公約中「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 」的規定,國家應讓勞工能「維持本人及家屬符合本公約規定之合理生活水平」,不管未來要不要有公式或是採計消費者物價指數等指標,都應該儘速完成立法,在2018年開始實施。

孫友聯也說明,時代力量的草案除了把勞陣主張主要的精神納入,其實也納入了其他團體的意見。他也指出,賴士葆的版本主張本國勞工和外籍勞工的最低工資脫鉤,他們非常反對。

目前擔任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委員的全國產業總工會理事長莊爵安則表示,歷年基本工資的調整,受經濟層面影響很大,但這忽略了訂定基本工資的原則是要照顧勞工的最低生活,不管經濟好跟壞,最低工資都應該要逐年調高。

工時薪資透明化運動創辦人陳韋銘則表示,他們設計的網站像是要和最低工資互補,國家只是保障最低工資,整體勞工的薪資要提升還需要勞動市場的透明,一般人力銀行也會做薪資調查,但都不會寫出公司,他們的網站因此要特別讓公司被看見,透過市場的力量淘汰掉給過低薪資的公司。

他也指出,根據他們的調查,五千多筆資料中就有一千多筆違反勞基法,「違反勞基法的人比路上紅燈右轉的人還要多」,我們到底訂這部法律要幹嘛?政府一定要加強違反勞基法的處罰。

(提出時代力量黨團版最低工資法的主席黃國昌得知學者批評意見後因為忙於內部前瞻會議,至2230前尚未有回應)

相關議題
相關場邊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