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沃草

段宜康:1992年通過的公務員退休法是邪惡立法 責任不可推到下一代

日期
2017-4-19
作者
薛翰駿
×
Musou editor

生於鄭南榕和詹益樺為臺灣獨立建國自焚那一年十月,府城鄉親,讀過軍校,學過歷史,跑過新聞,現在到立法院觀摩貴族語言如何編寫。

(年改的初次審查到五點多時才結束詢答,主席段宜康宣布開始宣讀考試院版、民進黨團版、時代力量黨團版及他自己提出的四個版本《公務員退休撫卹法》新法條文,預計要唸三個小時,只有段宜康留下來,其他立委都已經離開。薛翰駿/攝影)

立法院司法法制委員會今(19)日開始處理備受注目的年金改革法案,中國國民黨以包圍主席台、大量程序發言等方式杯葛要求召開公聽會,民進黨團只好同意於下週三、四分別再針對公務員及教師改革召開二場公聽會在開始逐條審查。民進黨立委段宜康提案說明時表示,現在的公務員退休法是1992年的邪惡立法,他的提案不只要加速改革速度,還要在五年內為年輕公務員建立新的制度,不可以把責任推到下一代,這次改革完成時也要同步啟動下次的改革。

現行的公務員退休支出龐大,主要肇因於1992年的公務員退休法修法,當時中國國民黨自中國帶來的「萬年國會」老立委和當時的銓敘部長陳桂華互相勾結,陳桂華用讓這些老立委退職後可以存十八趴作為交換條件,讓他們通過銓敘部讓有1995前後年資的公務員能夠比純新制、純舊制公務員多領60%退休金的現行法。也造成許多人誤會立委也可以存18%,事實上,退休立委中,只有從1948-1992年這批當了44年的中國萬年立委可以享有18%。

段宜康提案說明時也解釋,為什麼他的提案主張所得替代率下修的速度要加快。他舉例,以委任五職等年功十有新舊制年資的退休公務員來說,現在可以領五萬八千多元,年改會的版本要用十五年才讓他降低到四萬,達到世代公平,這樣也才處理到第一階段,不是完成。這樣的速度他無法認同,因此他必須提案加速改革,五年內就完成。因為如果我們現在砍得輕,之後就要砍的重,下一步要被砍的重是誰?就是現在這些乖乖繳費的純新制公務員,「那就不叫世代公平了」,這個階段改革的速度一定要加快。

時代力量立委林昶佐也表示,大家都說年金改革挑起對立,但真正挑起對立的是這個制度,現行制度當初訂下去就註定挑起對立了,今天讓年輕的軍公教的越繳越多,去養當初這些不公義制度下退休的公務員,實在沒有道理。

時代力量黨主席、立委黃國昌也解釋,「年金改革今天不做明天會後悔」,這句話是馬英九講的,但是中國國民黨政府沒有擔當、沒有勇氣,上一屆的國會也把爛攤子留到今天,這是今天大家知道的事實。

他批評,過去一開始在建立這個制度時候,就沒有勇氣面對財務狀況,今天有很多反年改的人和委員講到要檢討基金投資績效,但過去立法院討論基金績效的會議紀錄「我全部拜讀了」,投資績效公務員要達到10%、教師要12%,軍人27%,如果可以達到我們就不用年金改革了。問題是「這樣的投報率做得到嗎?」,他呼籲大家不要拖延下去了,我們在耽誤的是下一代的未來。

黃國昌也表示,1992年那次的修法用兩倍本俸作為所得替代率分母,被民進黨大老、前立委林濁水痛批是「詐術」,二倍本俸當分母的所得替代率的上限號稱70%,事實上高達實際所得的90%,年改會和考試院這次提出來的版本卻還是沿用這個詐術,他感到非常失望。

銓敘部長周弘憲則解釋,現行制度繳費的時候就是用二倍本俸下去提撥,但黃國昌反駁,那給付時用二倍本俸下去給付就好,設定所得替代率的分母不需要跟著用二倍本俸,應該用一倍本俸加專業加給才合理。周弘憲也在解釋,用兩倍本俸的百分之六十當作上限,會是實際所得的百分之七十。黃國昌表示,魔鬼藏在細節裡,逐條審查審的時候他會再來好好談這個問題,要考試院別用「膨脹分母」掩飾「虛假改革」。

相關場邊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