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沃草

律師黃致豪:人民法治水準不高,更要實施陪審制

日期
2017-3-16
作者
薛翰駿
×
Musou editor

生於鄭南榕和詹益樺為臺灣獨立建國自焚那一年十月,府城鄉親,讀過軍校,學過歷史,跑過新聞,現在到立法院觀摩貴族語言如何編寫。


立法院今(16)日舉辦「人民參與刑事審判制度」公聽會,民進黨團邀請的臺灣刑事辯護律師協會執行長、同時也曾擔任鄭捷辯護律師的黃致豪表示,大家都說臺灣人民法治素養不足不適合實施陪審制,他的看法正好相反,就是因為法治不夠成熟,才需要陪審制,讓人民進來看看法官檢察官是怎樣討論證據,並透過提問等方式參與法庭運作,這不就是我們希望的公民教育?如果今天人民法治素養都很有水準,他反而認為讓法官審判就好。

目前在台大心理系修讀博士的黃致豪也表示,德國由法官和參審員共同審判的參審制是正宗的參審制,也是司法院長許宗力所推薦的制度,但根據行為科學的實證研究,參審員在權威效應下其實沒有能力抵抗法官的暗示,此外,因為參審員採用任期制,參審員多是由中產階級擔任,通常無法同理多是經濟弱勢的被告。

他也說明,司法院擔心陪審制的判決不附理由會引起紛爭,英國的做法可以參考,陪審團評議過程的都有錄音錄影,不對外公開,若日後審判出現問題需要釐清責任,可以作為彈劾陪審員的依據。

一樣是民進黨邀請的民間司改會執行長、律師高榮志則表示,不管有沒有參審觀審,沒有「起訴狀一本主義」都是假的,他也強調,不管是採取陪審制還是參審制,人民不懂法律是他的入場卷,不是阻礙,像他自己是律師,就不能擔任陪審員或是參審員。

他也呼籲,司法院千萬不要先射箭再畫靶,過去馬英九時期的司法院在推觀審制時,民間其實沒有一定反對觀審制,但不願意接受官方強推已經訂好的政策因此產生許多衝突。他也強調,未來再試行的時候要以真的案件試行,不要像過去馬英九時期一樣只是模擬,過去高雄地院是最認真的推模擬觀審制,但大家都知道是假的,最後都很厭倦,因為知道都是在演戲,要用真的案件才有試行的效果。

高榮志也建議,如果要試行時只能採取一個制度實行的話,應該採取陪審制,司法院現在的政策走向都是排除陪審制,但陪審制卻是最受民意支持的,司法院若直接排除陪審制會引起很大反彈,若真的認為陪審制有問題,反而應該先試行陪審制,讓問題透過在臺灣的實作凸顯出來,司法院日後若選擇參審制也比較有依據,不會引起太大反彈。

中國國民黨邀請的東吳大學學者陳清秀則大力反對陪審制,他表示,法律系的學生學四年都不太懂法律,陪審員一來就現學現賣,如果陪審員那麼天縱英明早就考上法官律師了,不用從事其他工作,採用陪審制就像是「問道於盲」,好比白天走路很安全,晚上走路如果沒有燈光就會容易跌倒,很危險。他表示他個人提倡儒家思想的中庸之道,法律要造福天下蒼生的話,還是漸進穩扎穩打的改革採取參審制比較好。

民進黨邀請的陪審團協會理事長、律師鄭文龍聽到陳清秀發言後又登記二輪回擊,他強調,反對陪審制其實就看不起人民,英美有一句諺語「事實沒有專家」。他表示,如果你認為人民沒有能力,只有司法官懂法律,那立法院應該廢掉了,目前立法院的立委絕大都數都是不懂法律也非法律專業出身的。

備註:本文原標題「鄭捷辯護律師:人民法治水準不高,更要實施陪審制」,經黃致豪律師本人提出批評,記者聯繫黃律師討論過後,決議修改為「律師黃致豪:人民法治水準不高,更要實施陪審制

相關場邊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