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沃草

《國體法》修法體育署挨批「打假球」下次審查恐等明年三月

日期
2016-12-28
作者
薛翰駿
×
Musou editor

生於鄭南榕和詹益樺為臺灣獨立建國自焚那一年十月,府城鄉親,讀過軍校,學過歷史,跑過新聞,現在到立法院觀摩貴族語言如何編寫。


(體育署長何卓飛被教育部長潘文忠和民進黨立委何欣純指出草案問題時露出震驚表情/薛翰駿攝影

攸關運動協會弊端改革的國民體育法修法今(28)日開始審查,但體育署卻因提出的版本對協會定義不清不楚、遭到多位立委圍剿兩個多小時,審查也因此無法進行到大家最關心的協會改革問題。由於本週是立法院法定會期最後一週,下週開始的臨時會很可能就沒有委員會了,民進黨教育文化委員會召委何欣純受訪時表示,如果下週的臨時會還有委員會,她將會繼續排案審查國體法,否則就要等到明年三月交給新會期的召委排案繼續審查了。

民進黨立委黃國書詢答時批評,明年開始,有二十幾個單項協會要改選,今年奧運也出現那麼多的爭議事件,全體國人幾乎都希望體育署能有改善,體育署卻一直到上個月才提出國體法修正的草案,一出來就被批評完全沒辦法用,才在上禮拜又拿出現在的版本。他指出,明年四月就有排球協會要進行改選,這次的修法卻很可能無法在那之前完成三讀,「整個體育署讓我感覺就是再打假球。」

中國國民黨立委蔣乃辛也質疑,今天審查的國民體育法修正案,行政院直到上禮拜才送進立法院,委員會禮拜一才接到通知要審國民體育法,為什麼一定要把協會問題擺在國民體育裡面來修法?在邏輯上根本不通,要改革協會應該用黃國書或是時代力量提出的專法速度才快。同黨立委柯志恩也質疑體育署若真的要鎖定單項協會改革就要定義清楚,體育署今天送過來的條文卻連體育團體定義都弄不清楚,如果是她學生提的論文,一定會被她退貨。

針對多位立委質疑為什麼不提專法,體育署長何卓飛今天審查過程都沒有正面回應,會後沃草記者採訪他再次詢問此事,何卓飛表示,因為現行的國體法第8條就有提到體育團體,過去體育署也都有在研議加強控管體育團體,只是都沒有提修法,這次選擇不提專法提出國體法修法是為了「法的周延性」。

台灣棒球改革聯盟發言人蔡柏文受訪時對此痛批說,他今天透過轉播看了一整天修法,覺得「體育署根本是帶頭打假球」,大家都很清楚這次的修法,主要目的就是為了改革各個單項協會,這其實用專法就可以圓滿解決的,黃國書跟時代力量之前也有提專法,可以簡單快速解決大家最關心的協會問題。

他指出,體育署選擇用全面修改國體法的複雜方式,會讓很多立委在實質審查前斟酌其它問題,像是每週體育課時數等等,因此無法集中面對單項協會的改革,他非常懷疑體育署是故意的,想用推全文修法的方式拖延改革來護航協會。

而發起《公平的起跳》連署,訴求改革排球協會的排球紀錄片《夢想的角落》導演張祐銓則表示,看到今天審查的狀況覺得有點難過,畢竟體育的議題要動員這麼多人關注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體育的問題被受重視的機會很少,短短幾天就超過兩萬球迷熱烈連署,表達了社會大眾對改革體育的期待。但今天全程觀看審議的過程,他也了解到,修法也不能倉促,需要通盤的考慮,畢竟一部不能妥善解決問題的法案,也不是發起連署的期待。

張祐銓也說,雖然很可能要等到明年三月才能繼續審查,但他們不會因此覺得挫折,今天開始審查國體法,已經跨出重要的一步了,因為改革的路不可能一步速成,發起連署團隊還是會繼續努力,發動更多球迷連署參與,也非常希望球迷可以一起在這個議題上繼續大力關注,因為,如果沒有把握住這次修法的機會,那臺灣的運動員真的就看不到曙光了。他也期待,若要等到明年三、四月修法才能三讀,希望規定所有協會都能在半年內強制改選。

《國民體育法》最早在1929年於中國(當時臺灣是日本殖民地)公佈施行13個條文,歷年來的修法變化不大,2000年底陳水扁政府因應《行政程序法》的公佈,由當時的體委會主委許義雄提出政院版進行全文修正,成為現行國體法的22個條文,之後的修法改變也不大。

這次因為單項協會的弊端激起改革壓力,體育署提出的修法草案則將條文增加為45條,並因為增加的條文很多,還新增七個章名以作區分,七章分別為學校體育,全民運動、競技運動、中華奧林匹克委員會、體育團體及運動設施。

今天下午二點開始的逐條審查,因為體育署在第3條定義體育團體時,無法清楚區分爆發弊端的亞、奧運運項目體育團體與一般地區性的土風舞等社團,遭到朝野立委圍剿,討論個兩個多小時都未有共識。整日審查也只確定第6條,將九月的第一個週五定為不放假的國民體育日。第一章總則13個條文都未能處理完,只處理到第9條,距離有關單項運動協會改革的第六章體育團體(第29條條開始)還有一段距離。

相關場邊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