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沃草

反同婚牧師廖金河:同婚修法將引爆如太陽花運動的危機!

日期
2016-11-22
作者
薛翰駿
×
Musou editor

生於鄭南榕和詹益樺為臺灣獨立建國自焚那一年十月,府城鄉親,讀過軍校,學過歷史,跑過新聞,現在到立法院觀摩貴族語言如何編寫。


立法院今(24)日舉行同性婚姻修法公聽會,國民黨邀請的牧師廖金河表示,他要唸一封代表中南部教會寫給總統蔡英文的信件,他強調「同性家庭並非人權」,「憲法都是寫男女平等,婚姻兩造應該是男女兩性」,如果要修法必須啟動修憲和公投,否則不但違反「天道自然法則」,也違反「立憲原則」,勢必將引發脫憲毀憲的政治風暴,引爆如同太陽花運動的危機。

廖金河表示,臺灣佔極少數人口比例的同志沒有受到像美國黑人一樣的歧視,他還強調自己台大法律系畢業的,大法官黃茂榮是他的老師,黃茂榮曾經送了一本他寫的書叫做《法學方法與現代民法》,他從頭翻到尾都沒有這次尤美女修法提到的「平等適用」原則,他認為應該直接規劃同性伴侶的專法,不應該修改民法的婚姻規定,廖金河也強調,蔡英文政府應該刪除現行偏頗的「性別主流化」政策。

親民黨團邀請的忻底波拉發言時則先痛批先前教育部開罰台大機械系的事件,該系在研究所招生考試的作文題目以聖經一男一女教義為前提要考生作答,因此被性平會開罰,忻底波拉怒斥「我們是不是又回到白色恐怖?」,她強調一男一女是天經地義,「我們不可逆天而行」。她也批評很多同運份子進到學校去教導情慾探索,甚至指出「有小學生一男一女到廁所去探索他們的敏感帶」,她痛斥同運團體把臺灣當作「性解放的白老鼠」,「他們在歐洲都不敢推動,在臺灣卻可以實踐他們的主張!」。

國民黨邀請的前新黨立委謝啟大則表示,她當過三屆九年的立法委員,「立法經驗比較豐富」,立法不要造成社會騷動不安,不能為了保障少數人,破壞整個的法律架構,「就像視障者,我們保障他們,在一些道路鋪上導盲磚,但難道要擴大到所有的道路都要鋪上導盲磚嗎?」,她也認為臺灣沒有歧視同性戀,很多人公開自己是同性戀沒受影響,就像公開自己是亞斯伯格症患者一樣能當選,「但臺灣不應該讓多數人成為同志」。

她也指出,結婚不是權利,結婚最大的功能就是養育下一代,它是社會在發展過程為了人類延續建構的一個制度,義務大於責任,她在婚姻中最大責任是教養子女,她表示自己看了一本柯志明教授寫的書《無所謂「同性婚姻」:婚姻的本性與價值》,她很認同,希望能做為今天公聽會紀錄的附件。她質疑,如果性別不能構成婚姻的障礙,那親屬關係跟數量跟年紀為什麼可以?「我要跟兩個男的結婚不行嗎?」、「我如果要跟有性行為能力的十四歲男生結婚為什麼不行?」

民進黨邀請的基督長老教會牧師蔡維恩則表示,戒嚴時期教會是社會的守護者,但他們多年來爭取來的民主卻演變成今天這樣,他不禁要問我們回到戒嚴時期的時候了嗎?為什麼那些進步不見了!他們聯盟很清楚表達反對同性戀者婚姻,如果給他們婚姻地位,「我們父母就不能決定孩子的醫療處置與繼承財產了,將是由他的配偶來決定,現在臺灣的父母能夠接受嗎?這對父母不公平!」

一樣是民進黨邀請的同志父母愛心協會召集人郭媽媽則表示,她今天代表很多同志父母來這邊發言,他們贊成盡快的完成修法。「我是兩個孩子的媽媽,老大是十五歲跟我出櫃的同志,全家都認同她的身份,她有穩定交往七年的女朋友,我們希望她們能盡快得到法律的婚姻保障。」,她也指出,她們是屬於一夫一妻一男一女的家庭,但反對方不斷訴求這樣才是正常家庭,很多單親甚至隔代教養的家庭,在這樣的口號下卻受傷了,他們是無辜中槍的。

她也表示,我們這幾年看下來,反對人士的焦慮是真實的,真實的原因是因為大家對同志的了解不夠。她們願意對話,她知道對一般的異性戀來說,同志是有點複雜的。她同時也指出「異性戀是天生的話,同性戀必然也是天生的,如果同性戀不是天生的,那異性戀又何嘗是呢?」她很感謝同志多年來的付出,讓我們都學到很多,「孩子們你們都受苦了」,她知道有一些爸爸媽媽也很想要保護孩子,但真正的教育是讓他們可以接受自己的身份。

相關場邊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