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沃草

沃草人物誌》 張麗芬:年輕人低薪,我們四、五年級生真的有責任

日期
2016-1-15
作者
阿草
×
Musou editor

我是阿草,是總編輯喔。

沃草/薛翰駿、謝繐吟

【立委候選人系列人物誌】

張麗芬|綠黨社會民主黨聯盟|不分區立委候選人

五年三班的張麗芬是油漆工人的女兒,原本希望進大學做研究、教書的她,因為對勞工權益的熱情踏入工會組織,一做就是18年。她難忍臺灣年輕人目前面臨低薪、高工時的勞動環境,更無法接受不分藍綠政府帶頭導致的派遣問題,她認為是四、五年級生容忍臺灣變這樣的。

為了要解決這些問題,更要實現工運夥伴們一直希望以「工運政治化」來改善臺灣勞動條件的夢想,她決定以綠黨社會民主黨聯盟不分區立委候選人投入選戰。

請簡單自我介紹

「大家好,我是綠黨社會民主黨聯盟不分區立委候選人張麗芬,綠黨社會民主黨聯盟是唯一敢提出『財團要加稅,工人要加薪』政策的政黨,請大家支持我們,讓勞工能夠出頭。」

家裡的人政治傾向如何?

「我爸是一個單純的油漆工人,也是黨外運動的支持者,我從小就看他買黨外雜誌,連陳文成紀念雜誌都有買。如同數百萬的民進黨支持者一樣,他一直覺得國民黨長期欺壓臺灣人。」

「我弟弟在當公務員,還有個妹妹在開服裝店。我弟弟到前幾年都還一直在叫我考公務員,我妹夫是外省第二代,前幾年他們希望經濟要好,可能會比較支持國民黨,但馬英九這八年的功勞就是讓他們知道,國民黨也不能把經濟搞好。」

為什麼會到德國讀勞動法碩士?

「我本來也是那種只想關起門來做研究,就自以為對臺灣很有貢獻的人。沒想到在德國意外念了勞動法,回到臺灣又先到台北市勞動局工作,後來看到中華電信工會在徵人,就這樣進入工會運動。我常開玩笑說,我上輩子應該是虐待家奴的員外,這輩子才會對勞工運動那麼有熱情。」

「我在德國的碩士論文寫『警告罷工』。罷工在德國也是要工會投票過半才能通過的,罷工沒薪水,但德國的工會有『罷工基金』,罷工開始後,基金會支付罷工工人薪水,但即使這樣,罷工的成本還是很高。」

「『警告罷工』就是一種折衷的辦法,比如說工會就弄十個據點,輪流罷工幾個小時,目的在警告雇主,逼雇主快點跟他們協商,我的論文在討論這種方式算不算罷工的一種,需不需要投票通過才能進行。」

「我當時覺得,臺灣的工人都不敢罷工,『警告罷工』是臺灣可嘗試的方式。」

臺灣勞動環境面臨哪些問題,要怎麼解決?

勞動意識不足

「我做工運十七、八年了,最大的感觸就是臺灣的老闆都不用照顧員工,而且大家幾乎都沒有勞動意識,對工會也不熟悉,我們應該從國中開始就要有勞動意識教育,要讓大家知道有『工會組織』這種東西,你不團結起來,就很難對抗資方。」

「很多薪資很低的員工明明做的是每天八小時的全薪工作,為什麼老闆要讓他們只領時薪當工讀生?就是要迴避掉六日休假也要給薪的法定義務,這明明就很不合理,但臺灣許多勞工到現在卻都還是默默接受。」

「如果我們進入體制,有了更多資源,也要更廣泛的宣傳,讓更多勞工知道自己應該有的權利。」

政府要主動出擊

「除了我們的勞動意識要提升,公部門能做的也要盡量去做,現在勞動部推出的勞動政策都很表面,沒有要真正要解決問題。」

「很多勞工即使知道雇主違法,也都不敢檢舉,就要由公部門主動出擊,我們要增加勞檢員的員額。如果可以搭配工會一起陪檢更好,之前台北市勞動局找銀行工會陪檢,很多銀行員真的都可以準時下班了。」

勞基法要落實

「讓全臺灣所有的勞工都能得到《勞基法》的保障是一定要趕快做的,《勞基法》是『最低勞動條件』耶,卻被臺灣的資方濫用、誤用,好像做到《勞基法》的規定就是對你很好,真的是沒有搞清楚狀況。」

「很多人說,如果都按照《勞基法》,會逼很多老闆關門。但是你要去想,你沒有本事守法,就不要做老闆。就跟食安一樣,如果一間店只能進低成本、有問題的食品來賣才經營下去,還是不要做了吧。」

過去有和立法院接觸的經驗嗎?

「有阿,印象最深刻的一次就是我們工會帶著一堆反對民營化的說帖,一間一間送到立委辦公室,看了很多的白眼。那時立委還沒減半,兩百多間跑下來發現,真正認真的立委不多。」

「黨意凌駕的問題也碰過。有次在立法院外面做反對民營化的抗爭,當時是民進黨執政,我們之前就有跟幾個民進黨立委聯絡好了,他們都說會來支持,最後真的要請他們上台時,電話忽然就都打不通了。之前聯絡都很確定說OK喔,後來才知道是上面要他們不要來了。」

為什麼會投入選舉?

看不下去年輕人面臨低薪、派遣問題又被民進黨敷衍

「會參選,一個很重要的理由就是看不下去年輕世代薪水那麼低、勞動條件那麼差,派遣員工那麼多。」

「韓國跟日本的例子告訴我們,派遣的問題真的不能再繼續下去。你本來做派遣,三十幾歲之後再出去找工作,就只找得到派遣工作,臺灣絕不能步上這樣的後塵。」

「民進黨也在規避派遣問題。高雄市政府說她們沒有用派遣,但她們用一堆委外、承攬,勞動條件更差。我就覺得說,她們怎麼沒辦法將心比心,去思考這些勞工的困境?她們都說我太理想,但我就是不懂,只好自己來選舉。」

四、五年級生真的有責任

「我說服自己要站出來,還有一個原因,我覺得我們這些四、五年級生真的有責任。」

「我年輕在德國讀書時,跟德國人講到臺灣失業率一點多,他們都說那不叫失業率啦,我們那時都超驕傲的。我們後來不也一直在拚經濟?為什麼今天勞動環境會變成這樣?其實我們的經濟是有在成長的,但老闆卻都不分享給勞工。」

「是我們這些四、五年級生容忍臺灣變成這樣的。」

「用『工運政治化』來改善臺灣的勞動條件,一直是我們一群朋友的夢想,包含邱毓斌、丁勇言加上幾個現在檯面上的工會領導人。我本來覺得自己幹嘛要參選,但大家都覺得我現在的位置是最有機會實踐這個夢想的,如果完成這個夢想必須由我來做,那就是我了。」

參選以來遇到印象比較深刻的事?

「我都說我被318騙了,以為臺灣的年輕人已經變了,但其實我出去發文宣,最冷漠的也是年輕人,他們不相信政治可以改變什麼。」

之前在臉書發表拜票遇到的事卻引來批評(*)?

「有一天我到南投拜票,晚上吃飯時有個服務生妹妹來拍拍我的肩膀,問我是不是候選人,我說是;她跟我說,妳們這些高高在上的人,應該來體會我們領22K的人是怎麼生活的。那天很累,又聽到這句話,真的有點火大,我想『高高在上』這個詞怎麼會用在我身上。」

「我告訴她,我活到這把年紀,不需要實際領過,也知道領22K的感受。我那時候很激動,請旁邊工會朋友告訴她,我真的不是『高高在上』的人,我也跟她說明我為什麼要參選的理由,她後來開始跟我說她腳踏車被偷的事。」

「她的腳踏車被偷了,去報警後都沒有下文,她去問警察到底有沒有認真幫她找,警察竟然敷衍她,跟她說很難找到啦,台北監視器有四千支,我們只有幾百支。她就很失望、很生氣,我知道她薪水很低,要再買一台腳踏車一定很心疼,警察還這樣回答她,她對政治、政府產生的憤怒和不信任因此發洩在我身上,我可以理解。」

*編按:張麗芬曾於粉絲團發表關於此事的動態(https://goo.gl/UP3bqT),引來不少批評。之後有再發表另一篇(https://goo.gl/uUsYUY)說明。

若進入立法院,想要優先推動哪些法案?

反派遣,從公部門做起

「進去之後第一個一定要推動反派遣。民進黨自己也說要從公部門做起反派遣,但我們認為她們是講假的。民進黨一個不分區候選人曾打過電話給我,他認為我的禁派遣主張要落實有問題,要說服我禁止派遣、不用委外是不可能的。他說有些政府的派遣真的是不得已的,難道要他們每個人都去考公務員嗎?」

「但是明明就可以啊,像是清潔隊員也不是透過一般考試任用的公務員,政府當雇主,不用派遣的辦法一定有,看你要不要做而已。我認為他只是在找託辭。」

「我最後跟他說,我們不要再講了,我認為有權力的人,你就要有能力解決問題;如果你沒有能力,也要找到有能力的人幫你解決問題。」

修勞基法落實週休二日、提高加班費

「《勞基法》第三十六條也一定要修改,現在每七天休一天的規定要改成休兩天,才能真正落實週休二日。我們也希望加班費可以提高,現行勞基法加班費的規定是前兩小時加發三分之一,後兩小時加發三分之二,我們認為要再增加。」

「政府砍掉七天國定假日的事也是,一定要要求撤回。我覺得他們真的很差勁。國民黨跟資方一搭一唱,民進黨也在放水。其實民進黨助理有私訊給我們,他們怕資方反彈才不敢打,要我們一定要打到底。」

降低組工會門檻、推勞工董事

「再來是要修《工會法》,降低組工會的30人門檻。臺灣中小企業居多,30個人的門檻變成只有大企業才能組工會。有些好不容易找到30個人,老闆就找理由砍掉幾個人,讓你組不成。香港、韓國的門檻都很低,10個就可以組。一定要降低組工會的門檻,才能改善臺灣目前工會組織率這麼低的問題。」

「也希望可以推『勞工董事」,這叫做產業民主,德國的工會甚至可以參與新聘員工的任用。我相信勞工才是真的希望公司好的人,公司好,他才能好。」

最佩服的政治人物或社運工作者?

「第一個是方來進,他是台南紡織工人出身,全產總第一任籌備會的召集人,在那個年代敢站出來組工會很不容易。後來謝長廷找他去當高雄市的勞工局局長,他把很多公部門沒有的觀念帶進去,給了當年是年輕人的我們很多做運動的資源與發揮的空間。」

「另外是中華電信工會理事長朱傳炳,我們一般人都會關心弱勢,但他會主動去做更多。像是關廠工人到各地去抗爭需要很多交通費用,都是中華電信工會出的,辦公室二樓也借給照顧街友的漂泊協會使用。我們每年暑假都會收實習生,我覺得三到五個比較好帶,但他要求我們不要限制名額,才能讓工會運作的方式輸出,替更多勞工爭取權益。」

「第三個是毛振飛(*)毛大哥,大家都看到他激烈抗爭的一面,檯面上他是個工運英雄。但他好幾次入獄,可能因為監獄環境不好、潮濕,腳有點生病,他從來不會跟別人說這些,都是工會的幹部發現私底下跟我說的。他其實不需這樣,可以專心在他桃勤的工作就好,就算當了工會幹部也可以講講話就好,不需要每次都這樣激烈衝撞。」

*編按:毛振飛,臺灣工運人士,桃勤公司員工,桃園市產業總工會前任理事長,2013年曾率領關廠工人於台北車站臥軌抗議政府向工人追討當初替廠商墊付的工資。

對其他政黨不分區名單的看法?

「莊爵安退黨後,國民黨不分區裡面已經沒有勞工代表了。民國黨有一位,但是他不是真的勞工,他是職業工會(*)出身的。民進黨除了鍾孔炤,後面還有一個勞工代表,我不認識他,應該不是勞工運動出身的,可能是學者。民進黨的不分區很多人其實是社運出身,我也期待他們之後能繼續堅持自己的理想。」

*編按:「職業工會」主要功能是替沒有雇主的勞工投保勞健保,和由勞工組成向資方爭取權益的工會不同。

有人攻擊綠社盟是「左統」政黨,質疑你們對臺灣主權的立場,怎麼看?

「我聽到只覺得很好笑,我一直覺得這不需要討論,臺灣已經是一個獨立的國家了。我覺得喊台獨不能當飯吃,我比較在意的是這個國家的人過得怎樣,我從小就知道我是一個臺灣人,但這個東西我沒辦法用來當作選舉的口號。」

「我希望的是生活在這個主權獨立國家的人,可以過更好的生活。」

「如果我們是左統,為什麼我要跟賴中強律師出來反服貿,說我們是左統,怎麼不看我們做了哪些事情呢?我覺得那個好虛幻,我們本來就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啊,難道有人認為不是嗎?」

「我比較知道的『左統』是勞動黨,前年五月我們就為了要不要反服貿跟他們開會,鬧得很不愉快,他們說我們『逢中必反』,我們哪有,我們也反對跟其他國家簽定自由貿易協定阿,這些東西都會傷害到底層的勞工。」

綠社盟在選戰上有什麼優勢嗎?

「我有中華電信工會做我的基本盤,雖然不可能兩萬三千人全部都投我,但整個工會系統、二十八個分會都很支持我。這近二十年的工運經驗,工運圈的大家都知道我是 OK 的,他們就是我的行動廣告,到各地拜票其實都會有人說電信業和工會的人有在幫我們拉票。」

相關議題
相關場邊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