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沃草

沃草人物誌》搖滾魂對抗舊威權 林昶佐有機會帶新政治進國會?

日期
2016-1-8
作者
阿草
×
Musou editor

我是阿草,是總編輯喔。

沃草/蕭長展、謝繐吟

【立委候選人系列人物誌】

林昶佐|時代力量|台北|中正、萬華區立委候選人

「作夥向前衝,這個時代需要你我的力量」,伴隨這首競選歌曲的旋律,林昶佐穿著西裝步入自由廣場「鎮魂護國」演唱會,接受擠滿現場的兩萬多民民眾熱烈的「凍蒜」歡呼。這場去年12月底舉行的演唱會備受各方關注,英國《衛報》、知名國際媒體《路透社》紛紛報導,同時點出林昶佐原本不被看好的選情,似乎已出現變化。

長期關注臺灣主體意識、政治、人權議題的林昶佐,這次代表時代力量參選中正萬華區立委,力求突破該選區傳統的政治結構。若他能成功挑戰已擔任五屆立委的國民黨老將林郁方,將成為臺灣未來政治走向的關鍵指標之一。

請簡單自我介紹

「我是閃靈樂團主唱Freddy,也是時代力量這次中正萬華的立委參選人林昶佐,過去長期都在從事跟人權、環保、文化,以及臺灣主權相關的運動。希望這次有機會用實際行動,在政治裡跟大家一起改變臺灣。」

「高三畢業時,因發現自己長年來都被黨國教育洗腦,大哭了一場。接下來一年的時間,我都在看臺灣的歷史地理,還有手塚治虫的漫畫《火鳥》,思考時間、宇宙、人和自己是什麼。」

「後來,我開始支持臺灣獨立的概念,但並不單純只是希望『臺灣是一個國家』,更重要的是如何讓臺灣成為一個更公平的國家;而且,人也是獨立的人。所以我不只支持臺灣獨立,還包括每個臺灣『人』的人格和自主決定能力的獨立。」

「進入立法院之後,我希望自己能進入教育文化委員會。有很多中正萬華支持我的家長,他們的小朋友有的很會打桌球、有的很會游泳。他們很開心看到我出來參選,因為覺得小孩可以有不同的role model(榜樣),不是永遠都複製出一樣的孩子。我期待進入國會以後,能幫助各種多元的孩子都找到他們自己的理想。」

即使必須放下熱愛的創作和表演,也要參選的原因是...

「為什麼願意暫時放下創作表演?我最近常引用康德對『自由』的看法。康德認為自由是有辦法透過意志控制自己去做心裡認為是對的、應該要做,但不喜歡的事。我覺得自己正在實踐這樣的自由。」

「我最快樂的事情是當Rocker、搖滾明星,去全世界巡迴跟不同國家的歌迷接觸。但我知道,現在對的事情就是努力搶下這一席、打開新政治的空間讓更多人參與。這不是我最喜歡的事情,但有辦法控制自己去做而且做好,這是真正的自由。我現在正在享受這種自由。」

「現在是臺灣人開始主張要有臺灣議會百年以來,第一次有機會產生真正能代表民意的國會的關鍵時刻,這是臺灣百年來的追求。」

「雖然90年代國會已全面改選,但在當時還很不平等的黨產、地方派系結構下,永遠都是國民黨掌控著國會。真正能代表臺灣人民進步價值過半的國會,從一百年前到現在從來都還沒實現。所以,包括我、洪慈庸、黃國昌、邱顯智,我們都有很強大的覺悟,覺得與其搖旗吶喊、助選,不如自己想辦法去實現。」

「我們另一個想法,就是希望能打開一個區塊,讓這兩、三年持續在推動臺灣前進的年輕人,有機會參與新政治。我們希望透過組織新政黨,努力參選,讓這些年輕人未來參與政治能夠有一個新的平台。」

家人對你參選的看法?

「剛開始大家都反對,因為臺灣的選舉文化,有選到破產的、選到被開槍的,更不要說各式各樣的中傷,這些都是當初家人反對的原因。但既然都已經努力下去了,現在家人都很支持,我們在中正區的親戚朋友也都在串聯幫忙拉票。」

最欣賞的政治人物

「我最欣賞的是鄭南榕。我是劍及履及的人,而鄭南榕強調自己是個行動的理想家,這符合我的自我期許,所以很欣賞他的能力。對於他最後能夠做出那麼不容易的決定,但是卻啟發了更多的人,我非常敬佩。」

當選立委後最想推動的法案

落實國會改革、完整公民權

「首先是,大家現在覺得最重要的『新政治、新國會』,就是民主的深化。這是一整套的法案,包括國會改革、與公民權相關的《公民投票法》和《罷免法》門檻下修、投票年齡下修到18歲、還有設置國會頻道,讓國會更公開透明。我們要把權利完整化,讓民主不是只有投票那一天,而是投票之後能持續監督。」

加強管制空污、推動非核綠能

「像是修正《空氣污染防制法》,加強對工業區、空氣污染源的管制。我認為應該要將監控資料完整地公開,並以全國或是大範圍來看,譬如整個台中市的控管量;像現在《空污法》只把範圍限定在某座工廠十公里內,其實是沒有用的。」

「再來是逐步推動節能電網和綠色能源,讓非核家園可以早日實現。小英和我們都期待2025年可以達成,但相關法律和配套措施在這之前就必須做好。」

盡速處理不當黨產

「到目前為止,國民黨還是全世界最有錢的政黨。為什麼國民黨立委會『黨意凌駕民意』?今天如果他們一分一毫、任何的支持都來自於人民,那怎麼可能不聽人民的?最怕的就不會是黨,而是人民不支持你。」

「記得之前有個媽媽騎車經過我們,對我說加油,後來又突然騎回來塞了兩千塊給我,還跟我說『對不起,最近生意比較不好,只能捐兩千』。」

「當有人支持你,還因為無法支持得更多而說對不起,你怎麼可能不在乎這些民眾?國民黨的支持不是來自於人民,根本不會在乎人民。所以,不當黨產一定要處理。」

實現轉型正義

「提到轉型正義,大家首先會聯想到《不當黨產處理條例》、《政黨法》,還有真相調查。但我覺得從整個歷史縱深來看,原住民在這四百年來、甚至是日本統治之後到現在這一百年來,他們的集體權利,包括最近大家關注的狩獵文化,不斷遭到剝奪。所以,應從原住民族的集體權利開始,落實轉型正義。」

時代力量被質疑太親近民進黨,你的看法是?

「以歐美幾個民主已經發展百年以上的國家來看,包括我們剛組黨時來拜訪的瑞典社民黨,他們在選舉前後都有由多個政黨組成的聯盟,不管是聯合政府還是選舉期間的結盟,這是很正常的事情。」

「現階段是百年難得一次可以把黨國、黨產,還有這種擁有不公平、不對等權力的組織打破的機會。如果連比較接近的政黨都不能結盟,如何去完成這個目標。相對於國民黨,我們當然是跟民進黨比較像友軍,包括社民黨、綠黨也在內。進入國會以後,當然就要扮演自己主體性的角色。」


最關注的三個在地議題

讓萬大線脫離「開工」階段

「捷運萬大線進度很慢,最近柯P也批評『又要開工』。他們已經假開工四次了,開工了以後其實也沒有馬上動工;或者某些部分已經動工幾次,但為了要作秀,又在別的地方弄個典禮。這顯示了萬大線成為部分政治人物在選舉時的操縱工具。」

「萬大線從2002年提案到現在,已經過了13年,才完成4%。按照這個進度,三百年都完成不了,需要有更嚴厲的監督。」

發展在地多元教育

「中正萬華區有很多在地的小孩,他們在桌球、游泳等有多元領域有天分和興趣,但到了國中,如果你很會做這些不是傳統認為好孩子該會的事情,通常都要跨縣市到外地去住校念書。所以多元教育的在地化,是我重視的議題。」

「另外是校園安全。一部分是食安,學校提供的早餐、營養午餐,到底是不是安全,這也是家長很關心的事情。包括校園的安全,也會是我們努力達到的目標。」

保障都更區域居民權益

「第三個是都更議題。都更是中正萬華,尤其是很多老社區期待的事,包括南機場、西園國宅的老住戶都很期待。所有人都說,要加強溝通才能夠達成都更,但問題更在於溝通的主、客體要很清楚。」

「現在政府只給居民選擇題、是非題,也就是政府是主、居民是客。如果今天以居民為主體,要給的應該是開放式申論題,譬如問居民:你要下一步的南機場是什麼樣子。」

「包括最多人關心的坪數交換。當居民成為主體,不管是公辦還是民辦都更,都會變成只是去幫助,怎麼分配則變成居民來決定。現在的情況是,政府或建商喊價,居民只能從中選擇接受,但大部分的利益卻被賺走,不應該是這樣。所以,溝通的主客關係要很清楚,在地居民的權益保障要很清楚,他們一定是主體;而不管是政府還是建商,都是客體。」

對競選對手林郁方的看法

「林郁方沒有身為民意代表的自覺。」

「各行各業,都有個代表或是agent(代理人),例如銀行有理財專員、買賣房屋有房仲,而作為民意代表,就是這二十幾萬中正萬華選民在國會裡面的政治代理人。」

「代理人不能替老闆做出決定。所以,今天不分藍綠都反核的時候,林郁方怎麼可以在立法院裡堅持挺核十幾次,甚至說出『用時間讓人民知道他們是錯的』,這已經是不適任的代理人。」

「我最近一直在想,當選以後要怎麼讓老闆(選民)知道我平常都在開哪些會、我投什麼票、做什麼決定;因為不是我林昶佐做決定,所以必須聽大家的意見。但是,林郁方和其他國民黨立委都沒有這種自覺,只聽馬英九和黨意的決定,愛怎樣就怎樣。」

如何回應林郁方攻擊你支持廢死

「關於死刑議題,我覺得林郁方操作選戰的方式很惡劣。他甚至說我支持鄭捷,硬扯支持林昶佐就會把鄭捷放出來,用這種說法是在消費被害者。」

「死刑是嚴肅的國家刑罰問題,需要理性的環境來討論;而且經過人權團體調查,目前甚至仍有一半的死刑犯是證據不足的狀況,那我們到底還可以錯殺幾個人?即使在美國,目前仍有很高的錯殺率;我相信臺灣在司法的部分還有更多改進的空間。」

避免冤錯案,理性討論決定死刑存廢

「現在認為要廢除或暫停死刑的呼聲,都是基於避免冤案,因為現在冤錯案的比例並不低。每次國家要執行死刑,我們最擔心的就是會不會輪到這些明顯有誤判的人被處死。像江國慶的案件,錯殺之後國家機器沒有任何一人伏法,表示國家對於誤殺不用負任何責任。用林郁方那種消費式的選舉語言,不但沒考慮到刑案被害人及家屬的感受,也沒看見冤錯案受害者及他們家屬的處境。」

「這是全世界的普世價值,包括蒙古前陣子也已經廢除死刑。在臺灣,作為一個倡議者,我把理念提出來;作為民意代表,進去國會以後第一步是打造討論的空間,讓社會不再陷入林郁方那種仇恨式的言語,讓國家刑罰制度有被理性討論的機會。」

截至目前,對這場選戰的感想⋯?

「很感謝所有一路幫助我們的人,因為要在這邊勝選難度很高。除了『空氣票』(藉由網路、媒體宣傳),勤走基層很重要。這幾個月來,真的很感謝無論是民進黨的、台聯的、無黨籍的,或是各個協會的基層幹部,帶著我們大街小巷、挨家挨戶地拜託,這都是基層支持者的功勞。」

「有個八十幾歲的阿公,每天早上都拿我的面紙挨家挨戶去發。有一天他住院發燒,我馬上衝去醫院看他,阿公已經八十幾歲了,本來躺在病床上,看到我的時候馬上要坐起來,一直跟我說『醫生說一定要住院觀察兩天,要不然今天下午我就要繼續拚了』、『我明天就會好起來,再去努力』(台語)。那時候我都快哭了,要他再多休息幾天,告訴他我絕對會自己很打拼。」

「我無法想像立委怎麼有辦法完全不顧民意。經歷過這樣一次選舉,會多麼珍惜民眾的支持,怎麼可能還講出『要讓人民證明他們自己是錯的』。這段時間讓我更感受民主的珍貴,我們要保護自己手上有的民主跟自由,千萬不要浪費!」

相關議題
相關場邊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