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沃草

自經區醫院限200床衝擊低?黃達夫:醫療資源不是只有錢!

日期
2014-5-31
作者
Noax
×
Musou editor

台灣大學經濟系畢業。曾任財經周刊記者、研究員、沃草主筆,夢想是實現公民社會,以及到世界各地當單車背包客。

面對自由經濟示範區將開放國際醫療,今(30)日醫界大老、基層醫師齊聚台大社科院,對於國發會主委管中閔主張,「自經區開放國際醫療的專門院所,每間醫院病床上限是200床,不適用全民健保,不排擠台灣的醫療資源」的說法提出質疑,醫界擔憂自經區國際醫療衝擊評估報告沒有納入法案,醫療商品化不但補貼不了健保,反而磁吸了更多醫事資本、醫護人力資源,同時更惡化基層醫護人員的工作條件,疾呼:「醫療資源不是只有錢!」、「自經區形成國會、利益團體、行政部門的利益鐵三角,我們怎能不擔憂?」

圖說:自經區座談會上,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邀請和信癌症中心醫院院長黃達夫先生承諾改善醫療勞動者的勞動條件。

黃達夫:便利簽證、居留就能促進國際醫療,沒必要設專區

和信治癌中心醫院院長黃達夫贊同國際醫療,但反對以自經區模式辦理,「醫療資源不是只有錢,設立自經區的思維,和建構健保的價值觀是衝突的。」他認為,醫療的最終目標是改善多少人的生命,追求利益是其次,當政府力推醫療商業化、准許特區少數院所享受凌駕於《醫療法》的優惠,不但扭曲醫療價值觀,也違反公共利益。

黃達夫指出,台灣醫院病床總數約16萬床,自經區一個定點200床聽起來似乎很少,「但這麼少的比例,怎麼可能像政府當局說的,能解決健保的財務赤字?但是開放這200床,恐怕衝擊很大。」黃達夫認為,自經區開放200床後續引發的滑坡謬誤(Slippery slope),將把台灣醫療推向道德風險的懸崖,他也引述前任衛生署署長葉金川的說法,只要方便國際病人簽證、居留,就能克服多數現行台灣國際醫療的不便,沒有設專區的必要。

基層醫師:比起開放,不如改善醫護人員勞動條件

公醫時代發言人黃致翰也點出,小兒科和放射腫瘤科,需要的資本差距極大,200張病床要用到多少資源,很難去估計,「而醫事人員究竟在怎樣的條件下勞動,完全沒有評估。」黃致翰質疑,200床上限是寫在衝擊評估中,沒有正式入法,「初期開放1到2區,中期、長期到底開放多少區?官方完全沒有拿出一個實際數字。」

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執行委員陳秉暉認為,一周168小時,醫師們要工作88到100小時,卻不受《勞動基準法》的保障。他更指陳,醫師在2012年5月8日要求將醫師納入勞基法時,衛生署(衛生福利部前身)表示會鬧人力荒,導致關閉8萬個病床,「但事實上,根本沒關閉病床!」陳秉暉感嘆,遇到營利性的觀光醫療時,衛生署隨即表示醫師人力充裕甚至過多,主張吸引大量病人來台就醫,立場整個自相矛盾。

「自經區形成國會、利益團體、行政部門的利益鐵三角,我們怎能不擔憂?」陳秉暉指出,當基層醫師面臨醫療資本結構的壓迫時,又看到行政院撰文鼓吹〈讓台灣醫療變成國際名牌〉,自經區辦國際醫療,是醫療專業階級與資本經營階級合作的產物,基層醫護人員在這個利益架構下,未必能分配到合理的報酬,勞動條件還可能更加惡化,更難提供好的醫療品質,「談醫療產業體系的發展,難道只是計算醫療產業貢獻多少GDP?醫療市場化是價高者得,這對醫生和病人都不是好事,我們應該回頭面對醫療體系的真正困境。」

相關議題
相關場邊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