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沃草

二千公里西藏大逃亡! 藏人為生存冒險穿越喜馬拉雅山

日期
2015-11-24
作者
蕭長展
×
Musou editor

從社會學人文關懷出發,期望能藉由深入淺出的文字,帶給廣大公民易懂而不失真的最新政治訊息。

圖為在台西藏人福利協會前會長根桑輪珠今年10月底在蒙藏委員會外聲援要求合法居留的流亡藏人,他當天接受《沃草》訪問,並分享了他從西藏越過喜馬拉雅山逃至印度的個人經驗。(攝影/蕭長展)


根據「西藏人權與民主促進中心」發表的人權報告指出,在2008年西藏不斷傳出自焚抗議的消息以前,光2007年就有大約2300名藏人選擇跟喜馬拉雅山險惡多變的天候搏鬥,冒著生命危險逃出西藏,前往印度尋找希望。2008年,中國政府開始嚴格管制邊境防止藏人逃亡,逃亡人數雖大幅下降,但仍有627人堅定出走。在台西藏人福利協會前會長根桑輪珠接受《沃草》專訪時說,藏人寧願冒著生命危險,穿越喜馬拉雅山,到達印度達蘭薩拉,展開近二千公里的大逃亡旅程,除了想見達賴喇嘛一面,更是為了找尋生存的機會。

中國武力迫簽「和平協議」 和平自此遠離

1949年,中國共產黨「解放」了中華民國轄下絕大多數的領土,但實質控制範圍仍未及西藏、內蒙等地區。不過,當時甫成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立刻積極展開「統一」的軍事行動。1951年,在中共的軍事力量掌控西藏多個重要區域後,當時實質治理西藏的「噶廈政府」迫於武力,與中共簽下《和平解放西藏17條協定》,使得西藏開始受中國實質統治,卻也離和平的願望越來越遠。

7年後,因中國政府不斷加強對藏區的統治力量,藏人的身家財產和傳統生活方式受到嚴重衝擊,衝突越演越烈。1959年,中國政府更不斷以「欣賞歌舞」為由邀請第十四氏達賴喇嘛丹增嘉措赴約(就是現今世人熟知的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大批藏人因擔心他遭到中國政府綁架,於3月10日包圍其所在的夏宮羅布林卡勸阻赴約,不料,中國政府隨後展開鎮壓,數萬名藏人死於槍砲之下,也迫使達賴喇嘛與約八萬藏人逃往印度,西藏自此全面陷入中國政府的血腥高壓統治。而每年3月10日,也成為各地藏人及支持西藏自由人士紀念這段歷史的「西藏抗暴日」。

自西藏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轄下一省,中國當局即開始鼓勵漢人移民大量進入屯墾定居,且西藏雖名為自治區,但事實上卻沒有實質的自治權力,中國當局反而對西藏的宗教及政治系統進行更嚴密的干預及治理。由於宗教文化的特殊制度遭到嚴重破壞,加上漢人移居造成經濟上的擠壓,生活不只沒有自由更失去尊嚴,致使許多藏人寧願冒著生命危險,越過喜馬拉雅山脈進入尼泊爾,再輾轉到西藏流亡政府所在地印度達蘭薩拉。

(Photo credit: Göran Höglund (Kartläsarn) @Flickr CC BY 2.0)


奔逃兩千公里 為自由也為生存

關於逃出西藏的過程,根桑輪珠於接受《沃草》訪問時道出自身的經驗。根桑輪珠生長在有六個兄弟姊妹的家庭,但因父母都是務農,家中經濟條件艱困。根桑輪珠說,家裡的空間不大,家人都睡在一起,小時候他常在準備睡覺時,聽到父母輕聲討論著,等孩子大了,應該要讓他們去達蘭撒拉會見達賴喇嘛,在那邊接受教育展開新生活。

根桑輪珠在13歲時取得父母同意,展開了前往達蘭薩拉的艱難旅程。他說,要通過這段路程,必須先到達西藏自治區首府拉薩,從那邊以步行的方式進入喜馬拉雅山區,經過大約20天的路程,才能抵達尼泊爾,因爲高山區天候、氣溫變化非常大,加上幾乎沒有可以避險的休息處所,有些人走累了就直接在路邊休息,結果因為失溫凍傷,最後必須截肢的事時有所聞。

紐約聲援藏人人權的遊行(Photo credit: rachywhoo @Flickr CC BY ND 2.0)


即便路程艱險,且自2008年頻傳藏人抗議和自焚事件後,中國便嚴加管制邊境,增加哨所和軍警,但仍擋不住藏人逃亡的意志,每年仍有上百人願意涉險越過險峻高山、奔向達蘭薩拉。

根桑輪珠表示,到了達蘭薩拉後,流亡藏人會受達賴喇嘛接見,流亡政府會協助藏人辦理身分證明;如果是需要就學的青少年,可以選擇要學習專門技術,或是修行成為喇嘛,接受流亡當局安排的免費教育。根桑強調,藏人不顧路程危險逃離中國,是為了尋找更加公平穩定的生存機會。因為中國當局的壓迫,已讓西藏的人權陷入無以復加的惡況。

相關場邊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