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沃草

沃草人物誌》馮光遠自認嘴巴很賤:要把選舉變成創作

日期
2015-9-4
作者
阿草
×
Musou editor

我是阿草,是總編輯喔。

沃草/蕭長展、謝繐吟

【立委候選人系列人物誌】

馮光遠|新北|八里、三芝、石門、淡水、泰山、林口立委擬參選人


他是「國寶級白目」、「更生人」,時常以犀利潑辣的發言嘲諷時事,卻也引來批評,這就是馮光遠。現在,他投入新北市立委選戰,挑戰尋求連任的立委吳育昇,繼續用「白目」精神擾動政治。

「我是一個60歲才被迫投入政治的人,因為檯面上蠢材太多,只好出來把這些蠢材幹掉。」

「過去八年馬英九執政,整個政治運作完全沒有方向,人謀不臧的事情太多,把台灣真的搞成『鬼島』。作為一個年紀稍長的台灣人,為了避免以後有愧對子孫的地方,所以在這個時候必須要站出來,這是對於從政的一個莫可奈何的表白。」

「我身體裡其實有參與政治的血液。因為我父親以前是民代,他作為一個外省人,在三重這種非常『台』的地方選民代,竟然還選上了,他有他的厲害。」

「我小學四年級的時候,跟著他一起打選戰,那是非常有趣、一直不會忘記的。他的同事那個時候就騎著三輪板車,上面有人砰砰砰地打鼓,我父親就站在上面演講,那是最早的審議式民主。」



【身為外省第二代,你為什麼會有這麼強烈的台灣認同?】

「我就是一個台灣人,而且我希望台灣是一個獨立的國家。」

「我們本來就是一個獨立的國家,只是在憲法上,要開始去設計一部適合台灣的憲法。因為現在的憲法是1911年中華民國成立後定的,完全跟現在不合。還有人說『我們的首都是南京』,我說你這樣每天上班會很累,要先去松山機場搭直航班機。」

「其實台灣真的是個『荒謬島』,荒謬到可以依據幾十年前設立的一些規則,在做21世紀文明世界的事。1979年我去美國,在紐約待了十幾年後,我很快就知道以前(威權時代)受的教育、看的東西,全部都是錯的。」



【我的嘴巴很賤,但不會咬無辜的人】

「我們的嘴巴非常地賤,可是不會去咬無辜的人,只會去咬比我們更賤的人。」

「如果你利用自己的既得權力在那邊搞七捻三,惡搞人民納稅錢、惡搞民主制度,那就只能對不起。我們民主前輩花了多少的心力、時間,才打造出今天台灣這樣的民主樣貌,怎麼可能讓你們上下其手,像馬英九他們搞成這個樣子。那對不起,我就是要用『特殊性關係』來修理你。」

「如果不是特殊性關係,他身邊那些人,包括金溥聰、他的高中同學沈呂巡、他的學妹羅瑩雪,不會有今天這個位子。全部都是在幫馬英九擦屁股、圍事。」


【政治是我的創作,為的是「做給大家看」】

「如果我不做政治,做創作相信現在還是我的高峰。其實在競選的過程裡,某種程度上我還是在做創作。可是我覺得從事這樣一種(政治)創作,是台灣沒有人能夠做的,就是這種比較幽默、詼諧、從一開始目標就非常清楚,想要達到的效果也是非常清楚的。像是前年憲法133行動,目標就是利用罷免這個憲法賦予我們的權利,把不肖立委拉下來。」

「去年的市長選舉,我是在最沒有錢的狀態下,花了五、六百萬。可是,我帶出另外一個概念,就是如果你要參選市長,要有非常完整的政見、要有vision(視野),告訴大家你可以把市政帶到哪裡。這是不容候選人每天在那邊打嘴砲的事情。」

「所以,去年我用一種很搞笑、幽默的方式,可是我帶出最多的實質內容,這是我們參政要做給大家看的。」

「我會把選舉變成創作,不只是非常枯燥的政見陳述,而是藉著『表演』把故事講出來。作為表演者,我也覺得自己是很好的編劇,相信我的參政會帶給台灣非常另類地、關於政治的思考。」


【當選後想要推動哪些法案?】

第一個是罷免法下修。下修到不分黨派,你覺得這個公職人員做得事情不好,就能夠去罷免他,包括我自己。這個叫做『自宮法』,我希望大家在競選前全部先自宮。如果你今天不願意來簽當選之後先來下修罷免法,就擺明了你進去就要睡覺睡四年、玩四年。所以我們一進去,就要把罷免法下修到合理的地步。」

第二個是關於轉型正義。轉型正義就是,我們要針對現在很多既存的案例,要開始把以前公務員依法行事,但是做出來的事情在正義和公理基礎上是比較不對的,這個時候應該要重新去審視。我們甚至希望推出『吹哨者』法案,讓很多現在在公務體系裡面的人願意站出來,告訴大家自己曾經是在這樣有問題的運作裡面,『但是我很後悔,並告訴大家為什麼後悔』。以後,再去進行修法,有些事情就不能再繼續這樣做。」

「轉型正義可以參考德國的做法,德國有很多很好的做法,讓以前的公務員重新去檢視自己的所作所為;讓東德共黨期間,做了很多傷害人民事情的法官、警察、教師,不許再從事同樣的工作。你可以去做任何其他的工作,但不要再去當教師了,因為你當教師的過程中,用莫名其妙的方式殘害了下一代的腦袋。」

第三個我希望馬上去做的,是跟多元成家有關係的。多元成家在國外,已經是一個人權指標。我去年選舉市長的時候,在政見裡提出同志伴侶可以去地方政府在身分證上做註記,讓人家知道他們是配偶。所以在申請住屋、醫療補助需要簽署文件的時候,都可以得到公平的待遇。上次選舉的時候,我是全台灣唯一提出這種東西的,沒有人敢提,結果現在高雄市政府也在用這種方式。柯P團隊裡面大概也看到了這樣的風向,現在也過了,都是同樣的概念。」


【有哪些在地議題是你所關注的呢?】

「以淡水來講,非常重要的議題是文化保存。」

「因為淡水是一個四百年的古城,裡面其實非常多元,很多的國家曾經在這邊有他們的政治影響。他們帶來很多的文化建設,我們要盡全力去保護。今天,很多政治人物,打著開發的口號要去進行破壞古蹟之實,這是我們不能夠忍受的。譬如說在『小白宮』前面,就是有人要蓋高樓,有議員把文資保護的預算刪掉,像這樣的事情層出不窮。」

「淡水現在申請世界文化遺產,文化部在這方面更要加把勁,幫助淡水成為世界文化遺產。這對於我們日後發揚淡水文化、對於下一代如何看待自己的文化很重要,包括這兩天馬英九罵的『皇民』文化,日本人曾經在這邊住過很長的時間,有多少長輩就是他口中的皇民,但是我們要尊重這樣的過往,因為這是歷史事實。太多像這樣的事情,我們都可以藉由文資保護來達成。」

--

「林口,其實很有潛力成為跟觀光、傳播業,文化業有關的城市。」

「民視和TVBS現在都開始在那邊興建主要的大樓。因為那邊靠近機場,而且有許多來自鄰近亞洲國家的傳播業、媒體業者,開始在那裏工作。其實我們應該去思考,怎麼把林口的傳播業、媒體業做大。因為那是一個密集、產能高的工業,而且沒有汙染。我相信我們可以在立法面,幫助這產業的發展。」

--

「三芝,台灣藝術家最稠密的城鎮,我相信三芝的藝術家大概有兩千人左右。」

「如果我們去發展三芝文化和藝術的產能,其實有很多藝術村可以在那邊進駐,甚至變成台灣最重要的藝術創作中心,有非常多的老師、世界級的藝術家都住在這裡。我跟很多住在這邊的朋友聊過,光是把一些創作的場域整理好,變成文化的、導遊的行程,其實就是非常乾淨、有文化、高價位的產業。」

「一旦我們能夠成為這六個區在立法院的代表,其實就要在立法院裡思考有哪些法條,可以幫助來做這些事情。」


【無論是持續用「特殊性關係」嘲諷「馬金體制」,還是前些日子,你在臉書上痛批遭小黃司機「威脅」的發言,都引發不少負面批評,對此你有什麼看法?】

「長久以來,對於同志平權這個目標,我們一直在做。但是當我們在做這些事情的時候,必須要了解,我們是希望同志脫離污名化,變得跟異性戀一樣平等的對待。」

「當我們平等對待同性戀、異性戀跟雙性戀的時候,這裡面所有不法的事情,也要被同等對待。如果今天一個異性戀已婚總統,我們假設是阿扁,如果他有個女朋友,亂搞一通之後把女朋友派到美國當大使、國安會秘書長,能夠不罵嗎?這個跟異性戀、同性戀已經沒有關係了。這是一個『以權謀私、以私害公』的行為,跟你的性傾向有什麼關係。」

「我今天罵吳育昇,他那也是一個『特殊性關係』啊。我今天羞辱這個『特殊性關係』的時候,怎麼不會有人跳出來罵我羞辱異性戀。」

--

「我曾經說過我『出櫃』,因為父親曾經競選過民代,現在我才決定出來參與政治,以前我都是躲在櫃子裡的政治人。結果,被時常批評我的同志罵到臭頭。」

「因為他認為出櫃是非常神聖的名詞,你們異性戀不知道同性戀的痛苦,這個名詞是不可以亂用的。『櫃子』這個原來是從英文翻出來的,說的是原來隱性的傾向,後來出來了,才說是『出櫃』。因為這很多時候和同志有關,很多人就以為這是專門針對同志的,錯!」

「這方面我是非常前衛的,1980年代我就在想『囍宴』的劇本,我怎麼可能去歧視同志。」

「像上次計程車的事情,就有些『左左』(左派裡面的左派)認為我是強勢。我坐在計程車裡面的時候,只是一個客人,要求我的權利而已。你是計程車司機,整台車子是你在控制的,那個時候相對地你是強勢。每一個強勢在任何其他時間,都可能是弱勢。」

「我們需要一個『絕對值』,讓談事情的時候有一個更高的法當作標準,而不是情緒性地做很多反應。」


【對其他兩位參選人的看法是?】

(對國民黨籍候選人吳育昇)

「吳育昇長久以來一直是馬英九在立法院的執行者,但很多案子基本上都是馬英九的意志,不是人民的意志,這是我們對他最感冒的地方。」

「這也是為什麼2013年要發起罷免吳育昇,2014年有另外一批人『割闌尾』也來罷免他。今天你身為立法委員,理應代表人民,但是卻一天到晚代表你們黨主席,在那裏護航,在那邊把他的意志貫徹到對台灣並不是友善、有利的法條裡去。我覺得這種人沒有二話,就是把他幹掉。」

(對民進黨籍候選人呂孫綾)

「民進黨即將成為執政黨,但裡面已經有太多人國民黨化了。如果今天沒有第三勢力出來,開始節制民進黨,哪天民進黨裡面的派系、跟金主靠攏的大老.....像在淡水就是這個樣子,這就是為什麼我不太願意跟他們做什麼民調,民調就是一天到晚砸錢。

「你們一點政見都沒有。妳今天要進去的是立法院,不是要到妳爸爸的銀行裡有一個位子。」

「就好像連勝文如果好好在爸爸的公司裡做事,沒有人會去講你,但是你今天要去台北市政府當市長,大家就會說『掰掰』。因為你的家族兩代公務員斂財數百億,是非常可疑的,我們不能夠再忍受這樣的事情。」

「所以我不能夠忍受新北市第一選區,另外一個比較小號的連家出來。妳說妳要替人民服務,那我們就辯論,妳為什麼要閃躲。所以我說先辯論再民調。」


【台灣歷史上,你最欣賞的政治人物是?】

「其實很多政治人物,在某一段時間裡讓大家覺得替台灣做了一些事情,但是,當他另外一些事情被曝光之後,又會覺得他怎麼可以做出對不起人民的事情,因為每個政治人物都有一些缺點。」

「真的來講,我倒覺得李登輝在某種程度上替本土台灣這個概念,的確是用了很大的力氣,讓台灣的民主化打下了一個比較堅實的基礎。」

「他做這些事情的前提,是非常困難的。因為國民黨的守舊派、整個的資源並不在他那邊,他必須在很多屈辱的條件下,讓台灣真正走向自主的路。他有太多的限制和難言之處,就這點來說,李登輝總是忍下來,而且承擔了罵名。今天年輕人可以有這些非常台灣的、非常自主的思潮,我覺得要不是李登輝的堅持,不會有今天這樣的台灣。」

「當然,我知道李登輝另外一些事情,我也特別地欽佩他。以閱讀這件事情為例,李登輝是我所知道的長輩裡,看書看最多的。我知道他的閱讀,那是厲害到不行。因為我自己是閱讀的人,會特別去注意其他也是閱讀的人,他們的興趣、方式,過往的藏書。」

「台灣這麼多年以來,真正的領導者講到閱讀這件事情,就只有李登輝。台灣大部分的政治人物是不看書的,就只是在權謀上運作,這邊搞點錢、那邊搞塊地,趁別人不注意跑到賓館裡惡搞一下,都是這種狗屎倒灶的事情,這是台灣人的悲哀。」


【有人認為你無法勝選,你怎麼看?有什麼策略嗎?】

「我覺得2014年學運之後,整個局面完全改變。去年1129的選舉,讓台灣終於看到一絲曙光。光是看到另外一個叫柯文哲的素人,贏幾百億家產的連勝文幾十萬票,你就可以知道,整個覺醒已經不只在台北,而是在整個台灣。向來被國民黨壟斷的地方,全部都改朝換代。」

「當我們的政見陸續推出來,大家看到我們團隊那種年輕的『朝氣』,大家會看到另一種希望。當然,我雖然頭髮很白了,我的腦袋絕對比很多年輕人都還要新鮮,這是我非常自豪的事情。」

「我們即將在林口開幕的辦公室,以後會是一個Studio(工作室),我會開始在那邊用『給我報報』的方式報新聞做線上直播。」


相關議題
相關場邊焦點